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独求剑

独孤一剑,飘零一客,红尘一人---

 
 
 

日志

 
 

原创:永年县小北汪惨案始末  

2016-02-22 18:51:54|  分类: 史海拾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永年县小北汪惨案始末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小北汪惨案纪念碑位于小北汪村北、小北汪-张虎庄公路旁“伯大尼幸福院”大门北侧,碑上方为五角星,上书“小北汪惨案纪念碑”,落款为“中共永年县委宣传部、永年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永年县人民武装部,公元一九九五年六月十三日立”。过去由于管理不善,惨案纪念碑碑座断裂,只能倚墙而立,孤处一隅。现存的纪念碑无论材质、所处位置均不合适。建议有关部门尽快修复或重刻并转移纪念碑。纪念碑虽小,但意义极大,因为纪念碑上凝聚着279个不屈的冤魂(摄于20160222)!

原创:永年县小北汪惨案始末 - 永年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永年县小北汪惨案始末

1943年6月18日(农历五月十六),日寇因与“铁血团”火并伤亡惨重,遂进行疯狂报复,血洗永年县小北汪村,杀死279名无辜群众,800多间民房被烧毁,财物粮食被抢劫一空,史称“小北汪惨案”。抗战时期邯郸共发生大的惨案十一起,小北汪惨案为其中之一。

小北汪村位于临洺关东25里,明代之前因洺河从村北穿过,故称南坎村(隔河相望的张虎庄村叫北坎村)。明永乐年间,郝、张、温、赵、侯、李、杨等姓氏从山西迁此居住,之后逐渐成三个村落,西南方位为郝北汪、西北为温北汪、东北为张北汪。由于三村相距很近又发展较快,清代三村已连成一村,因当时已有大北汪村,故改称小北汪,本县人都知道“大北汪不大,小北汪不小”,小北汪在清朝已成一较大村落。

清朝咸丰、同治年间,朝廷腐败,民不聊生,天下大乱。为防土匪洗劫村庄,小北汪村义士郝老振,联络全村老少爷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在村四周建起一丈多高的土寨墙,寨墙外挖了一丈多深、十几丈宽的寨壕,为保小北汪安全永固,起名“永安寨”。寨墙修好后,有几次土匪来犯,最早发现者锣声一响,刹那间村民齐聚寨墙,持枪捉刀,严阵以待,土匪望而生畏,望寨兴叹、望风而逃。但谁也没有想到,就因为小北汪村修有寨墙,抗日战争时期,铁匪与鬼子火并,酿成小北汪“五一六”惨案。

小北汪村抗战前全村约600户,2500余人,寨墙保存完好;现在小北汪村有四个分村,人口上万,寨墙、寨壕、树林上世纪八十年代已不复存在。

抗战期间特别是“百团大战”之后,鬼子为了强化治安,对付八路军,在永年县修了不少炮楼。小北汪村四周,北面大北汪、西面刘营、东面讲武、南面李解等村都修了炮楼,因小北汪村没修炮楼,加之寨墙保存完好,八路、日伪、土匪在村都有活动,特别是许匪队伍,仗着寨墙坚固,人多枪好,经常在小北汪宿营。小北汪村群众备受祸害,苦不堪言。

许匪原名许仲琪,1914年生于永年许庄一个没落地主家庭,十七岁贩私盐,心黑手辣,在本村打劫一个卖花生的老头后走上黑道,在其兵痞舅父教唆下,兄弟三人加上一个妹妹拉起杆子。他本为一惯匪,干的就是杀人越货、敲诈绑票、欺男霸女、残害百姓的勾当。抗战初期,他认为共产党难成气候,根本没把八路军放到眼里,长期与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为敌。1940年10月的一天,铁匪带匪徒窜到小北汪村,先将村农会主任赵运来一枪打死,又逼赵妻供出农会干部姓名。鉄匪残害抗日军民事件时有发生,群众对之恨之入骨!

为了保护老百姓、打击铁匪的嚣张气焰,我抗日政府决定铲除这个“毒瘤”。于是在1941年大年初一,八路军冀南三分区独立营黄承衍营长率二百奇兵,突袭许庄村,端了其老巢,战斗中打死土匪二、三十人,许匪一只脚被打残,这就是有名的“黄营长初一拜年,老铁的落荒而逃”。是年秋许匪公开投降武安日军,被编为“工藤部队配属铁血团”,工藤亲自给他更名“许铁英”。铁匪后来拉起了近2000人的队伍,渐渐把日本人不放到眼里,经常到日本人地盘绑票收款,多次与日伪发生摩擦。我抗日政府看出鬼子已经不信任许铁英,指示明为日本人当差、暗为为八路军办事的韩荫亭,利用一切机会,挑拨日匪关系,促使其狗咬狗。之后,铁匪与鬼子之间积怨日深,水火不容。

为防止许铁英势力扩张,彻底消灭“铁血团”,日寇调集13个县五千多人的兵力,于1943年农历五月十五把“铁血团”包围在小北汪,双方进行了一场空前残酷的战斗,战斗竟日,死伤惨重。听小北汪惨案幸存者说,战斗中小鬼子没占便宜,二官(许铁英二弟)的兵最厉害,鬼子距离远就在寨墙上趴着不动,一旦鬼子靠近寨墙就用双把盒子炮扫射。鬼子往临洺关运送尸体的汽车整整拉了一夜,估计日寇阵亡不下500人。后来鬼子越聚越多,又运来大炮等重武器,“铁血团”渐渐抵挡不住,勉强挨到了天黑。

为了争取许铁英抗日,同时也为了继续让许牵制日伪,接到冀南三分区指示,黄承衍团长率独立团于当夜在小北汪村北撕开口子,掩护“铁血团”残部突出重围,突围时许铁英被打掉一个手指。接应出许铁英后,我独立团也随之撤出战斗。

次日即农历五月十六清晨,日伪军杀奔小北汪进行报复。恼羞成怒、杀气腾腾的鬼子把气都出在无辜的老百姓身上,他们四面合击小北汪,在路上用机枪扫射,进村后用刺刀捅死,并挨家逐户搜查“铁血团”残兵和没有逃出去的群众,推行惨无人道的“三光”(杀光,烧光,抢光)政策。“五一六”惨案后统计,小北汪村无辜群众被杀279名。笔者就是小北汪人,不忍去揭过去的伤疤,在此不再详述惨状。

鬼子进村后,没有跑出去的“铁血团”士兵,纷纷放弃抵抗,到处藏匿枪支,有的扔进粪池,有的投进水井,有的就地掩埋,脱下军衣化装成老百姓,但绝大多数被鬼子抓住杀害。其武器大部分被鬼子收缴,但也有少数武器未被发现。建国后,小北汪村村民在盖房、挖土、掏井、耕作时,经常会发现“铁血团”丢下的枪支弹药。笔者小时候在村里曾看到过日本人的军刀,生了锈的手榴弹,“瘸把子”盒子枪,汉阳造老式步枪等。我上小学前,有个小伙伴整天拿着东洋刀,鼻子下抹上黑锅灰扮演鬼子,领着一帮孩子,整天“八格牙路”(混蛋)、“杀个鸡”(冲锋)喊个不停;还有一次我和几个伙伴在东寨壕(小北汪供销社东)树林玩捉迷藏时,曾捡到一把盒子枪,后被公社武装部长收走;上世纪七十年代,我还亲眼看到自家门口掏井,从井里掏出了一筐失效的武器,有手榴弹、手枪和步枪等。小北汪战斗惨烈程度可见一斑!

今年春节期间,笔者又走访了部分受害者亲属。虽然已过去七十三年过去,但对于死难者亲人来说,“五一六”惨案是他们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是他们永远难以抚平的伤疤!当谈到现在日本军国主义拒不谢罪,继续霸占中国的钓鱼岛,不断在南海上挑起事端,他们钢牙咬碎,心肺气炸,怒火中烧,恨不能生吞活剥小日本儿。他们表示,作为一个小北汪人,要铭记教训,警钟长鸣,空喊误国,实干兴邦。当前抵制日货,不到倭国旅游,不与强盗做生意,不把畜生当善类,就是对逝去亲人最好的怀念!!否则,历史可能重演,惨案还会发生!!!

黄承衍(1914-1984),福建省宁化县人,老红军。1931年9月参加革命,1935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历任红军总部警卫营班长、排长,参加了中央苏区第四、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抗日战争爆发后,曾任冀南三分区独立营营长,独立团团长。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1962年离职休养,1980年12月任宁化县人大副主任。

韩荫亭(1912-1979),永年县田寨人,1929年考入省立十三中,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6月任中共永年县第一任县委书记。1939年因伤脱离部队后在家乡组织地方武装,抗战时期曾掩护过冀南军区政治部主任刘志坚(建国后授中将),受到了八路军首长宋任穷、陈再道等高度评价。后参加解放临洺关、解放永年城、解放邯郸城历次战斗。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曾任广东省农垦厅副厅长。

郝老振,名望勳,也名承宗,字育德,号老振,小北汪二分村人。据《永年县志》记载:(郝承宗)庠生(秀才),才略明敏,疏财仗义,素有威望。同治元年(1862),土匪犯境,众议筑寨,推他为首,筑成之后,附近村民,皆避其中,活人无数。传说小北汪寨墙竣工之日,郝老振上台讲话,全村上千父老尽跪台前,感恩颂扬之声不绝于耳。独其母放声大哭,且边哭边说,我儿活不长了。众问其故,其母说,我儿何德何能,岂敢承受如此大礼!何况叩拜者有他的长辈,有他的老师,有他的亲戚,怎能不折他的阳寿。后郝老振果然在五十多岁逝世!郝老振造福桑梓,积劳成疾,英年早逝,必将流芳百世!

原创:永年县小北汪惨案始末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小北汪“五一六”惨案收入河北省党史研究室编纂的《侵华日军暴行录》一书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