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独求剑

独孤一剑,飘零一客,红尘一人---

 
 
 

日志

 
 

整理:夏王窦建德当政时的永年县令程名振  

2014-08-20 16:10:34|  分类: 家乡名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搜集整理:夏王窦建德当政时的永年县令程名振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程名振,洺州平恩(今曲周、邱县一带)县人。隋末窦建德定都洺州(今广府古城)后,任命他为普乐(今鸡泽)县令。他勤于政事,干练通达,黎民百姓安居乐业,土匪不敢入境滋事。唐高祖武德四年(621年),窦建德率十万大军驰援洛阳的王世充,程名振认为窦难成大事,遂改投大唐,唐高祖李渊任命他为洺州永年县令,并授权管理黄河以北地区。由于当时永年还是大夏国都,他实际并没有到任。
       有一次,程名振带兵袭击邺县(今临漳),俘获男女一千多人,当他看到俘虏中有给婴儿哺乳的妇女,便下令放她们回去,因此邺城人都非常感谢他的恩德。等到窦建德兵败洛阳,他才正式到永年县上任。后来刘黑闼攻陷洺州,程名振与洺州刺史陈君宾一起逃往长安,他的老母、妻子却被刘黑闼活捉。
        程名振后来重回河北南部。刘黑闼带主力出洺州城要跟唐将罗艺决战,半夜在沙河安营扎寨。程名振把六十面大鼓运到城西二里堤上一顿猛敲,鼓声惊天动地,直吓得刘黑闼部将范愿如坐针毡,束手无策,此举严重扰乱了刘黑闼的军事部署。程名振还曾带一千人打劫刘黑闼的运粮车队,凿沉捣毁了不少运粮舟车,直接导致了刘黑闼失败。刘黑闼一怒之下杀了他的母亲和妻子。程名振对刘黑闼恨之入骨,武德六年(623年)刘黑闼兵败被俘,程名振亲手斩下刘的头颅,祭奠其母亡灵。由于他足智多谋,战功卓著,李渊任命他为营州(今辽宁朝阳)长史,封东郡公。
  搜集整理:在唐太宗面前镇定自若、举止安详的洺州刺史程名振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光绪《广平府志》 载:高祖初由普乐令来降遥除永年令 

搜集整理:在唐太宗面前镇定自若、举止安详的洺州刺史程名振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光绪《广平府志》关于程名振的记载:太宗时转洺州刺史 
        可能由于程名振曾与隐太子李建成走得较近,造成他仕途蹉跎,很长时间内没有升迁。贞观十八年(644年),唐太宗李世民听说洺州刺史程名振善于用兵,把他召来询问用兵方略。唐太宗十分赞赏他才干,勉励他说:“你有将相的才能,我将要重用你。” 程名振失礼没有下跪谢恩。唐太宗看他没有叩谢,假装发怒,想继续考察他的应变能力,于是说:“你这个山东(崤山以东)来的浅薄的俗人,当一个小小的刺史,就以为富贵到了极点吗!竟敢在我面前言语放肆,而且还不谢恩!”程名振谢罪说:“我本是见识短浅的小臣,不曾亲自接受皇上垂询,刚才正在思考应怎样回答,所以忘了谢恩和叩拜。” 程名振镇定自若、举止安详,回答严谨,无懈可击。皇上感叹说:“房玄龄在我的身边二十多年,每次见到我训斥别人,惶恐不能自主。程名振以前不曾见过我,我突然责备他,竟然没有震惊害怕的样子,说话没有差错,真是天下的奇人啊!”当日颁旨任命程名振为右骁卫将军。
        程名振任右骁卫将军兼平壤道行军总管,在征讨高丽之战中,常常出奇制胜,以少胜多,威震辽东,一时被誉为唐朝名将。唐高宗李治永徽六年,升任营州都督兼东夷都护,当年五月率兵在辽水附近打败高丽军队,立下赫赫战功,后历任晋、蒲二州刺史,唐高宗李治龙朔二年(662年),程名振去世,朝廷赠封右卫大将军,谥号为“烈”。
        程名振之子程务挺从小跟随他南征北战,仕至左骁卫大将军、检校左羽林军,先与宰相裴炎共同帮助武则天废除唐中宗李显(武则天第三子),另立豫王李旦(武则天第四子)为帝,是为唐睿宗。后裴炎、程务挺都被武后杀人灭口,《旧唐书》、《新唐书》均有列传。程名振本人虽战功卓著,声名显赫,或因一度归附李建成,《旧唐书》、《新唐书》均无列传,因附其子列传才流传后世。
        程名振曾任洺州永年县令,各版别《广平府志》和《永年县志》均有记载 (见图片)。
搜集:在唐太宗面前镇定自若、举止安详的洺州刺史程名振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永年广府古城南门一隅
程名振故事参考材料:
1.《旧唐书·卷八十三·列传第三十三》:程务挺,洺州平恩人也。父名振,大业末,仕窦建德为普乐令,甚有能名,诸贼不敢犯其境。
2.《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一·列传第三十六》:程务挺,洺州平恩人。父名振,隋大业末,仕窦建德为普乐令,盗不迹境。
3.《旧唐书·卷八十三·列传第三十三》:寻弃建德归国,高祖遥授永年令,仍令率兵经略河北。名振夜袭邺县,俘其男女千余人以归。去邺八十里,阅妇人有乳汁者九十余人,悉放遣之。邺人感其仁恕,为之设斋,以报其恩。
4.《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一·列传第三十六》:俄弃贼自归,高祖诏授永年令,使率兵经略河北,即夜袭邺县,俘男女千余人以归,去数舍,阅妇人方乳者九十余人,还之,邺人感其仁。
5.《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九》:右武卫将军秦武通、洺州刺史陈君宾、永年令程名振皆自河北遁归长安。
6.《旧唐书·卷八十三·列传第三十三》:俄而刘黑闼陷洺州,名振复与刺史陈君宾自拔归朝。母潘、妻李,在路为贼所掠,没于黑闼。名振又从太宗讨黑闼,时黑闼于冀、贝、沧、瀛等州水陆运粮,以拒官军,名振率千余人邀击之,尽毁其舟车。黑闼闻之大怒,遂杀名振母、妻。
7.《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一·列传第三十六》:刘黑闼陷洺州,名振与刺史陈君宾自拔归,母妻为贼所得。名振率众千余,掠冀、贝、沧、瀛等州,邀击粮道,悉毁贼水陆饷具。黑闼怒,杀其母妻。
8.《旧唐书·卷八十三·列传第三十三》:及黑闼平,名振请手斩黑闼,以其首祭母。名振以功拜营州都督府长史,封东郡公,赐物二千段、黄金三百两。累转洺州刺史。
9.《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一·列传第三十六》:贼平,请手斩黑闼,以其首祭母。拜营州长史,封东平郡公,赐物二千段、黄金三百两。转洺州刺史。
10.《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七》:上闻洺州刺史程名振善用兵,召问方略,嘉其才敏,劳勉之,曰:“卿有将相之器,朕方将任使。”名振失不拜谢,上试责怒,以观其所为,曰:“山东鄙夫,得一刺史,以为富贵极邪!敢于天子之侧,言语粗疏;又复不拜!”名振谢曰:“疏野之臣,未尝亲奉圣问,适方心思所对,故忘拜耳。”举止自若,应对愈明辩。上乃叹曰:“房玄龄处朕左右二十馀年,每见朕谴责馀人,颜色无主。名振平生未尝见朕,朕一旦责之,曾无震慑,辞理不失,真奇士也!”即日拜右骁卫将军。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