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独求剑

独孤一剑,飘零一客,红尘一人---

 
 
 

日志

 
 

县政协杨文书:我与财神爷李诡祖结缘  

2014-05-09 11:46:08|  分类: 家乡名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财神爷北魏曲梁县令李诡祖结缘——杨文书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我长期在县委党校工作,主讲辩证唯物主义和马克思哲学,没想到调县政协工作后,竟与一位财神爷结了缘。事情源于2013年5月份,县政协曹玉学主席将批有“请文史室杨文书主任联系办理”的卷宗交给我。原来是山东淄博学者鞠志国给我县提出的“关于联合挖掘增福财神李诡祖事迹和文化的建议”。信中述其家乡——淄川,历史上有位名叫李诡祖的人,北魏孝文帝时曾任曲梁令,死后被唐明皇封增福财神。在当地影响很大,他在致力于研究这一历史文化时,由于相应文献甚少,无法推断李诡祖任曲梁县令的曲梁,是现今的曲周还是今天的广府古城?特此征寻,并提出了共同挖掘、保护李诡祖文化的倡议。

        在社会上大力宏扬优秀传统文化也是我的本职工作之一,此任务引发了我的文化兴奋点。就积极地投入到工作中去,首先从网络上、历史资料上进行详细查询,专程到北京图书馆查找资料,先后拜访我县对广平府非常有研究的杜振国等一批学者。随着了解的进一步深入,对李诡祖的认识逐渐清晰起来。

        李诡祖,山东淄川五松山人,民间传说生于9月17日,成道于7月22日。北魏孝文帝时任曲梁令,清廉爱民,治理水患,去世后立祠祭祀。唐武德二年(619年)被唐高祖赐封“都天致富财帛星君”,唐明宗天成元年(926年)被赐封“神君增福相公”,元世祖(1295-1307)被赐封“福善平施公”。由于皇帝的册封,李诡祖成为国人顶礼膜拜的文财神,道教和民间称李诡祖为文财神、财帛星君、增福相公、增福财神、福善平施公。民间流传许多关于他的动人故事和美好传说。

        经考证,《永年县志》、《广平府志》、《曲周县志》、《邱县县志》、《淄川县志》均有李诡祖,北魏任曲梁令的记载。元判官胡仲升为广平府内李诡祖神庙所撰《福善平施公碑记》:“然迨后唐天成二祀,封增灵德侯,神之灵应日以宣著。逮亡宋,岁在咸平,复增修庙貌,其雄壮观于四方。鸿惟大元天历二年,加封福善平施公”,万历兵部尚书(曲周人)王一鹗碑记“有唐封增福相公,元封福善平施公”的碑文记载。对山东学者的疑问,我和征寻过的专家一致认为:曲梁始见于《左氏传》,春秋时为晋国曲梁邑,曲字意为弯曲,“梁”字本意为水堤,因名水环绕,堤围其周而得名(滏阳河元代才引入永年)。战国属赵,西汉元康二年(前64年)封平干王刘偃之子刘敬为曲梁安侯,置曲梁侯国,治今广平府城,后为县,属广平国。王莽执政时改称直梁。东汉后复名曲梁,属魏郡,三国黄初二年(221年)改属广平郡,曲梁为郡治。北齐文宣帝天宝七年(556年),曲梁并入广年县,治所曲梁,并改曲梁为广年,属广平郡,曲梁城即今永年县广府城。据《地理志?韵编》与《后汉书》注云:“广年古城址在今永年城关(广府城)西北。”据考,原广年古城在今广府城西北二十里古城村。《中国历史地图集》所标位置也与实地相符。清《广平府志》也载:广年故城在(广平府)西(今故城村)。汉置县,北齐曲梁并入广年县,并移至曲梁城(广平府),《隋书》说:仁寿元年改广年为永年。唐《元和郡县志》云:永年本汉曲梁县。而北魏统治时期为公元386年-534年。

        对曲周县历史沿革的记载,曲周,春秋时为晋曲梁地,因位于古曲梁边陲,故名曲周。汉初置曲周县,封郦高为曲周侯,至此才有曲周之名。据有关史料记载,古曲周与现在的位置并不相符,曲周乃是河水弯曲环绕之地,而现今的曲周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河流,很多学者认为,古曲周应在邱县附近。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李诡祖“仕曲梁”时,肯定不是今天的曲周县城,而应是今日的广府古城。至于增福财神庙和墓在今曲周县城及县城附近的相公庄之证,只能说历史上古曲梁地应包括今日曲周县城附近,而治所在今广府城无疑。

        我把这一考评结果和保护开发李诡祖文化的设想,形成材料分别报送给有关部门和鞠志国教授。钟謦合鸣,鞠教授看后,深以为然。对我的建议和设想很是看好,称激发其更大的研究、保护、开发李诡祖文化热情。连续两次邀我到山东实地探访,盛情难却,正中我怀。我于2013年7月22日专程到山东,同鞠教授一起交流、探讨李诡祖文化的保护开发设想。拜谒淄川李诡祖墓庙,参加民间自发的文化活动。

        回来后,曲周某学者对李诡祖仕曲梁一事持有异议,坚称曲梁是现在的曲周不是广府。为了慎重,我又和科教文教科卫室主任訾贵平同志一块到曲周,拜访他。他的依据主要是曲周县城及附近有李诡祖墓与庙。据嘉靖《广府府志》载,广平府内有增福庙三座,一在府城大门内,一在曲周县东,一在鸡泽县西门外。笔者认为:首先,这只能与当时曲梁县所辖区域有关,而不能证明曲周县城是当时的曲梁治所;二是文财神李诡祖文化的传承上,明代万历年间曲周籍兵部尚书曾主持王一鹗重修增福庙并立碑记载;清光绪年间曲周县令王希贤也重修庙宇。我认为这说明不了千年以前的治所曲梁就是今曲周而只能说明曲周人在传承李诡祖文化上起过重大作用,做过重大贡献。

        近日,永年文史爱好者“独孤求剑”,分别查阅了嘉靖、康熙、乾隆、光绪等四个版本《广府平志》,他认为:(1)四个版本府志均载曲梁县原在永年境内,曲梁县就是曲周县无依据;(2)清康熙前永年、曲周、肥乡、鸡泽四县都曾有过增福庙(李诡祖庙),而不单单是曲周县有财神庙,说明当时的曲梁县可能管辖永年、曲周、鸡泽、肥乡各一部分;(3)嘉靖版府志上记载有元判官胡仲升所撰《福善平施公碑记》,康熙之后各版别府志只记载王一鹗为曲周增福庙所撰《增福李公祠记略》。曲周增福庙得以流传,都是因为王尚书位高权重,宦绩卓著,故后来几个版本府志均舍去了元判官胡仲升碑记;(4)胡判官所撰碑记应该为府城增福庙所撰,王一鹗所撰碑记时“按郡乘”,应该主要根据胡判官碑记所载。王一鹗碑记佐证了胡判官碑记是为府城增福庙所撰,假如胡判官是为曲周增福庙所撰,王尚书撰曲周增福庙碑记时,那就不该是“按郡乘”,而应该为“据原碑胡判官碑记载”。总之北魏时曲梁县在永年境内无异,即文财神源自永年县。

        历史烟云,虽然浩荡浩渺,但历朝历代从来就看重“忠君爱民”,官员也很看重其史册留名,精神永存。李诡祖任上治水患,清政廉政,恩泽后世,民感其恩立庙祭奠,被后世家乡人民引为荣耀。今日山东人举起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大旗,我们永年、曲周也应积极响应,学习先人精神,投身社会建设中去,促进我们的经济、文化全面发展。我把我的设想和永年经济界人士永滏酒厂董事长闫敬芳交流后,他深表同感,接受建议,到北京工商局注册了“财神诡祖”系列商标,表示愿意为李诡祖文化事业提供尽可能的帮助。同永年籍外地学者李清章探讨后,表示可把李诡祖民间传说搜集整理后,将以《财神李诡祖在人间》的形式,融历史文化和娱乐于一体搬上荧屏。共同发扬光大这一文化遗产,同永年学者徐扶民探讨可把李诡祖事迹同关公传说策划为“财神与广府”为我县增添旅游特色,为历史传承,精神文化建设做出贡献,这才是我们后人应尽的义务,应有的态度。

转载:我与财神爷结缘——永年县政协杨文书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嘉靖广平府志》载:(增福庙)一在府大门内、一在曲周县治东、一在鸡泽县治西门外。并附元判官胡仲升所撰福善平施公碑记(略)
您可能还喜欢:
永年县明清进士中的家族传承!笔者翻译的嘉靖《广平府志》之文财神《福善平施公碑记》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