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独求剑

独孤一剑,飘零一客,红尘一人---

 
 
 

日志

 
 

原创:文财神源自永年县——北魏曲梁令李诡祖再考  

2014-03-09 12:45:57|  分类: 家乡名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笔者翻译的嘉靖《广平府志》之《福善平施公碑记》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我们家家敬奉的文财神李诡祖,北魏孝文帝(467-499)时任曲梁县令。当时正值南北纷争,洪灾肆虐,生灵涂炭,人民苦不堪言。李诡祖上任后收拢流亡,敦行德政,兴修水利,深得百姓拥戴。后李诡祖积劳成疾,死于任上,民感其德,建立神庙来纪念他,李诡祖因此成为百姓顶礼膜拜的财神爷。
        一,关于北魏时的曲梁县治所在地
        曲梁,春秋时为晋邑。《左传》载:(鲁)宣公十五年(前594)“晋荀林父败赤狄于曲梁”,即为此地,这是“曲梁”第一次见诸文献。汉元康二年(公元前64年)七月,封平干王刘偃子敬为曲梁侯,晋杜预《左传》注云:“今广平曲梁也”。唐《元和郡县志》云:“永年本汉曲梁县”。阅遍典籍,冀南古曲梁,唯在今永年。“曲”字意为弯曲,“梁”字本义为水堤,曲梁因洺水环绕,堤围其周而得名,永年洼现为河北省第三大洼淀,历史上就是一片沼泽地,实地与“曲梁”名称相符,今冀南各县,除广府古城外,无一地符合此条件。北齐天保七年(556年)省广年入曲梁称广年县,曲梁作为一地名称,历史上除几次短暂更名外,在存世1100多年后,终于消失。北魏时曲梁县治为今广府古城,这是不争的事实。
        二、关于北魏时期曲梁县管辖区域
       《嘉靖广平府志》关于李诡祖增福庙记载:“一在(广平)府大门内,一在曲周县治东,一在鸡泽县治西门外”。《康熙广平府志》关于增福庙的记载:“府在治内,曲周在县治东,肥乡在县治南,鸡泽在西关”。为什么府城、曲周、鸡泽、肥乡四地均有李诡祖庙,笔者认为应与当时曲梁县所辖区域有关,时曲梁县应辖今永年、曲周、鸡泽、肥乡各一部分。查《光绪广平府志》,北魏北齐后周时,今永年县区域有三个县,分别为曲梁、广年、易阳,其中易阳县辖区主要为今临洺关及以西地区,广年县辖区为今永年县故城村为中心的县中部地区,曲梁县应为广府古城东部和南部地区。今曲周县当时也有三县,分别为曲安、斥章、平恩,查这三个古县辖区,其范围似不含今曲周县城以西地区。今肥乡县当时也有二县,分别为列人和肥乡,列人在今肥乡县东北部,肥乡县北魏天平初省入临漳,说明当时的肥乡县更接近临漳(今肥乡县城距离临漳县城35公里)。府志载当时无鸡泽县。现在的曲周、肥乡县城距离广府古城均为20余公里,鸡泽县城为30余公里,曲梁县时为郡治,常理推测其管辖范围应该比较大,所以说当时的曲梁县辖区包括今永年、曲周、鸡泽、肥乡各一部分应该是可信的。民唯受其惠,才为其立庙,此乃人之常情。    
        三、关于各版本《广平府志》记载增福庙情况  
       《广平府志》创修于明成化年间(1465-1487)。除成化本府志外(已佚失),现存世的还有四个版本,分别为嘉靖二十八年(1549)版、康熙十五(1676)年版、乾隆十年(1745)版、光绪版十九年(1893)版。笔者查阅了四个版本府志,均载曲梁为永年。四个版本府志关于李诡祖记载,嘉靖本记载为:增福庙有三个,分别在府城、曲周和鸡泽,并附判官胡仲升所撰《福善平施公碑记》。康熙本记载四县有增福庙,即除上述三县外,还载肥乡县也建有增福庙,同时附王一鹗《重修增福李公祠碑记》。乾隆本和光绪本除在职官条目有李诡祖外,不再写三县的增福庙,单单只载曲周县有增福庙并附王一鹗碑记。为什么新老版本《广平府志》在记述增福庙上前后不一,笔者认为这主要与明曲周籍兵部尚书王一鹗尚书有关。
        查有关资料,王一鹗生于嘉靖十三年(1534),卒于万历十九年(1591)。万历十七年(1589)王被封为兵部尚书,死后追封太子太保,从一品。修订嘉靖二十八年(1549)《广平府志》时,王一鹗年方十六尚未入仕,十九岁(1552)中进士后嘉靖府志已问世,所以王一鹗为曲周县增福庙写碑记时才有可能“案郡乘”(即依据府志记载)。修订康熙本府志时,王虽已去世八十五年,但作为兵部尚书、一品大员,在广平府内数一数二的顶尖人物。再看看元判官胡仲升,仅为从七品佐官,自从一品到从七品,官品与王一鹗相差12级,况且胡判官还是在元朝为官,元朝官吏历来被汉族士大夫所鄙视,而志书在记载同一事件时,很少同时辑入两篇碑文,这样删掉胡判官所撰碑记,添加王尚书碑记就十分符合情理。笔者认为这就是为什么康熙之后各版本府志,不再收录胡判官碑记,不再详述各地增福庙的主要原因。
       元各路总管府、散府及州设判官,为佐官。元判官胡仲升为府城增福庙撰写的《福善平施公碑记》,徜徉恣肆、辞藻华丽,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好碑文。但由于其位卑言轻,致使其撰写的《福善平施公碑记》在重修府志时被无情删去。王一鹗尚书撰写曲周县增福庙《重修增福李公祠碑记》时,所谓“按郡乘”,我认为主要依据之一就是胡判官之碑记,对比两篇碑记文字不难看出。 
        四、关于王一鹗、王希贤在光大文财神形象中的作用
        在文财神李诡祖之发扬光大上,明万历兵部尚书、曲周人王一鹗和光绪年间曲周县令、淄川人王希贤功不可没。王一鹗《重修增福李公祠碑记》中记载:“祠崇祀旧邑侯李公也。案郡乘,公家世淄川,魏文帝朝仕曲梁。。。”,可直译为:“祠庙中所尊崇奉祀的是古代担任过本县县令的李公。根据(广平)郡档案记载,李公籍贯淄川,北魏孝文帝时曾在曲梁为官。。。”。王一鹗身为高官,亲自为家乡的增福庙撰写碑记,且用语考究,妙笔生花,以他的官职和身份,对文财神文化普及起到了很好的推波助澜作用。王希贤到曲周担任县令后缉捕盗贼、安抚良善,深受百姓拥戴,作为李诡祖的老乡,他还重修了曲周县增福庙,进一步光大了文财神形象。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北魏时李诡祖任职的曲梁就是今永年县广府古城。是淄川的沃土养育了文财神,永年的洼淀成就了文财神,曲周的高官光大了文财神。
        下面是现存所有版别《广平府志》关于李诡祖及增福庙之记载。     
  原创:笔者翻译的嘉靖《广平府志》之文财神《福善平施公碑记》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嘉靖广平府志》关于增福庙之记载—— 府城(永年)、曲周、鸡泽三地均有增福庙
并附判官胡仲升为府城增福庙所撰碑记 。这说明三县都与曲梁县有关联!       

原创:文财神李诡祖小考暨笔者翻译的《福善平施公碑记》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康熙广平府志》关于增福庙之记载——府城、曲周、鸡泽、肥乡四县均有增福庙
并附王一鹗碑记 ,已无判官胡仲升碑记 。说明四县与曲梁县有关联。    

原创:文财神李诡祖小考暨笔者翻译的《福善平施公碑记》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乾隆广平府志》关于增福庙之记载——府城(永年)、鸡泽、肥乡三县
增福庙被删掉,唯留曲周增福庙和王一鹗碑记 。   

原创:文财神——北魏孝文帝时曲梁令李诡祖小考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乾隆广平府志》关于曲梁令李诡祖之记载
   
 原创:笔者翻译的嘉靖《广平府志》之文财神《福善平施公碑记》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光绪十九年《广平府志》记载李诡祖淄川人文帝时曲梁令

 原创:笔者翻译的嘉靖《广平府志》之文财神《福善平施公碑记》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光绪十九年《广平府志》记载北魏时广平郡所辖各县情况:今永年县境内有曲梁、广年、易阳三县今曲周县境内有平恩、曲安、斥章三县;今肥乡县境内有肥乡、列人两县。其他几版府志亦然。 
 原文:
                                     福善平施公碑记元判官胡仲升所撰,本县文史专家杜振国断句
         夫福善而祸淫者,天之道也;害盈而福谦者,神之灵焉。是以禀河岳星辰之秀而诞于世者,乃英明哲智之神人也。故明而为人则作忠良正直之臣:幽而为神则号显应灵威之主,无不有以统天理流行之道而著神灵恒赫之名。仰惟福善平施公,淄川人也,仕魏文朝,出宰曲梁。怀英明之德,抱哲智之才,其决如神,其谋若圣。于是有妖狐之害,巨水之灾,公即除妖拯溺,泽流四境,民获安生,功烈固已至矣。其土俗感恩之深,即升之后,遂立神宇而敬,致祭亨庶报其赐。 诸祭法,能御灾患则祀之。理固诚,然迨后唐天成二祀,封增灵德侯,神之灵应日以宣著。逮亡宋,岁在咸平,复增修庙貌,其雄壮观于四方。鸿惟大元天历二年,加封福善平施公,益崇祀事,盖取诸书易,福善祸淫称物平施之义,以彰神之英明德化,礼亦甚称世传。适在全(也说金)国邑罹攸灼之灾,诸舍宇为之一空,惟是庙岿然独存,所以表其神之异尔,今则凡值旱乾水溢螟蟊疾厉之害,有祷即应,其福民之功复何量耶?

译文:(独孤求剑)
        行善者得福,作恶者受祸,这是人世间的规律;自满者招损,谦虚者受益,这是鬼神的灵验所在。所以秉承山川星辰之灵气而诞生者,才是英明睿智的神人。因此,在阳世为人,则作忠良正直之臣,在幽界为神,则为灵验威严之主,无不以顺天理、行大道,而彰显神灵的威赫之名。受人敬仰的福善平施公(李诡祖),本是淄川人,北魏孝文帝时,出任曲梁县令。他心存英明的品德,具备睿智的才能,决断如神明,谋略若圣人。当时(曲梁)有妖狐和洪水灾害,李公当即铲除妖孽,拯救百姓,恩泽遍布四方,人民得到安康,他在任期间政绩卓著。当地百姓深受其恩,在他升天之后,就立神庙来敬奉他,献祭品来报答他的恩惠。考究祭祀规矩,能抵御灾难驱除祸患,人民则祭祀他。正因为这个道理,于是到后唐明宗天成年间享受二祀(祭祀规格),被封为增灵德侯,他作为神的灵验越来越得以彰显。到了宋真宗咸平年间,朝廷颁旨再次增修庙宇规模,其神庙更加雄伟壮观。到大元天历二年,被加封为福善平施公,更加尊崇其祭祀之事,因为多种书上解释,行善得福作恶受祸,并依据善恶大小进行赏罚,来彰显神的英明德化,也十分合乎礼仪。世传适逢金各地正遭受水火之灾,许多房屋被夷为平地,只有李公神庙岿然独存,因此说明福善平施公与诸神不同,现在凡遇到干旱水涝害虫疾病等灾难,只要祈祷就能见效,其护佑庶民的功劳之大,怎么能够测量呢?
附曲周县李公庙北魏曲梁令
诡祖碑记光绪十九年《广平府志》卷三十九· 古迹略· 祠宇
        祠崇祀旧邑侯李公也。案郡乘,公家世淄川,魏文帝朝仕曲梁。时殛狐妖,塞横水,心切民隐,贻福孔多,既逝之后,民作庙祀之。盖能御大灾,捍大患,固祀典之。所宜祀者,有唐封增福相公,元封福善平施公,则庙之所由建也远矣!明兴,晋祀名宦庙,仍唐封,以便民之伏腊荐享。灾祥祈禳者,公多灵异,每祷辄应。嘉靖初年,按使毁淫祠,议及公庙,稽功德独存之。庙制中为享殿五楹,左右翼以廊各五楹,前重门,次乐楼,后燕宫。积岁,两廊燕宫就圮。迄乙未秋,乡民宋渊等,请于祝侯斗南,倡议捐资,聚材鸠工。正梁宇,新覆构,耀金碧,藻檐朱栋,饰牖画垣,民咸乐趋,不月而焕然。且增建穿廊及广生殿,以循古典,以循时制,庙其大备矣乎!岁时伏腊,百姓祀公于庙,而公坟墓在安上村。朱邑所谓子孙爱我,不如桐乡之民也!则公之尸祝于兹土也,固宜与名宦崇祀,共垂不朽矣。该碑记
网上与府志原文不同处有十几字,似因不同版本所致,今均按光绪府志改之。王一鹗碑记网上已有高人翻译,笔者虽与之观点不尽相同,在此不再班门弄斧,请各位高友自己领会)
(欢迎方家拍砖)
  评论这张
 
阅读(69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