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独求剑

独孤一剑,飘零一客,红尘一人---

 
 
 

日志

 
 

大唐故秘书少监刘府君(广平易阳人)墓志铭并序  

2013-09-11 18:36:15|  分类: 家乡名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唐故秘书少监刘府君(广平易阳人)墓志铭并序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西安市长安区大兆街道办事处郭庄东南塌塌冢
         西安市长安区大兆街道办事处郭庄东南有一座塌塌冢,因远处看像一个簸箕,俗称簸箕坟,相传是汉宣帝时名相丙吉(宣帝刘病已的救命恩人,生前为博阳侯,死后封定侯)的墓冢。嘉庆年所纂《咸宁县志·陵墓志》载:“丞相丙吉墓,在大兆社新庄村北二里,墓周二十四丈,守墓一户。俗称塌冢”,同书记载:“乾隆四十一年(1776),(陕西)巡抚毕沅、(咸宁)知县丁尹志立石题其墓”.212年来,人们一直认为塌塌冢,就是丙吉墓。直到1988年当地文物部门从被雨水冲陷的盗洞挖掘出土墓志两合,一为《大唐故秘书少监刘府君墓志铭并序》,一位《大唐刘应道妻故闻喜县主墓志》。方知墓主人为唐秘书少监刘应道和其妻李婉顺之墓。李婉顺乃唐隐太子李建成(唐太宗李世民长兄)次女,葬于公元661年,刘应道死于公元681年,夫妻合葬于此。塌塌冢并非丙吉墓。
         刘应道(613-680),广平郡易阳人(今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西)人,唐朝官吏,曾官至吏部郎中。适隐太子李建成次女李婉顺为妻。其为妻所作《大唐刘应道妻故闻喜县主墓志》后世有名。父亲刘林甫,为唐朝开国重臣,武德年间曾任中书侍郎,贞观年间官至户部侍郎,其兄刘祥道官至宰相,刘应道也官至吏部郎中。从百度中搜索刘应道之父刘林甫、其兄刘祥道均为魏州观城(今山东莘县)人,亲父子三人,为什么籍贯却大相径庭,我分析其原因可能有三:(略)
        据刘祎之所撰《大唐故秘书少监刘府君墓志铭并序》载,应道自幼好学,遍涉百家子史,一经目终身不忘。成长后则曾以官俸请人缮写经书,藏书甚多。“有夔龙管晏之才,包曾闵颜原之行。”应道多才多艺,除行军用兵以外,皆尽天下之能事。他擅长绘画、音乐,围棋“居第二品已上”,书法以草隶为高,颇受时人看重。
        应道更兼衣冠伟丽,词占详雅,年二十一,自弘文馆学生选为太穆皇后挽郎,再为通事舍人,与李婉顺成婚之后出补梓州玄武县令。后因宦途不利,后在州县之间辗转七年才回到长安。他任县官时,是个教化型的循吏,“务以礼教移风俗,不为激察之化”,後来历经中央要职,操守清介。
        刘应道仕途坎坷,自贞观二十二年(648年)任尚书户部员外郎,至高宗总章年间(668-670年)重任此职,22年未进一阶。非但如此,其间还多年沉沦,历经挫折。高宗显庆年间(656-661年)在洛州阳城县令任上,因公事除名,将近十年不出户庭。高宗总章初年,行将60岁时,才因甄拔沦滞而任为雍州司功参军。其时州僚多为少年晚进,应道俯身于其间,其狼狈惶恐可想而知。
        直到高宗咸亨二年(671年),乃授吏部郎中。上元三年(676年)因文章高绝,迁秘书少监并兼修国史,不久又奉赦掌管御集。仪凤年间(676一679年),尝与文匠数人制郊庙乐章,不久又奉赦于门下省检校四部群书。应道至于晚年,则“归心释氏,乃都绝人闲赏好”。
        刘应道一生行事也极谨慎,虽在朝执政皆其平生亲友,但却小心畏避,非公事不与交言。所以如此,除本人节操外,当与其妻李婉顺身世有关。[3]高宗龙朔二年(公元662年),妻李婉顺去世,刘应道亲自为其撰写《大唐刘应道妻故闻喜县主墓志》。
大唐故秘书少监刘府君墓志铭并序刘祎之
         府君讳应道,字玄寿,广平易阳人,汉景帝之后。十代祖遐,仕东晋为北中郎将、徐州刺史、泉陵公。子孙弈叶,侯服于江左。洎宋元嘉之后,王室多故,遐六叶孙藻自宋来归魏氏,乃家于顿丘,仕魏至散骑常侍,封易阳子、鸿胪卿、岐秦二州刺史。子矜,魏太尉司马、青徐光兖四州刺史、城阳公。矜生会,即府君之大父,为高齐濮阳郡太守。强仕之岁,而周人灭齐,乃挂冠还乡里,有终焉之志。周武帝甄访亡齐人物,以公为征辟之首,特降纶玺,至于再三。公以为食人之禄,而不能死人之难,岂复腼容革面,仕二姓之朝,固以疾辞,杜门不交人事。其年以忧愤卒,周朝赠濮阳太守、上仪同大将军。异代加荣,以示旌贤之举。考乐平府君讳林甫,仕隋累佐大郡。大业中,诏天下举廉贞尤异之士,内外所推荐者七人,而公为其冠。后主好龙而抗印,无任贤之实,竟自汝南郡司户书佐,授扶风郡汧阳县长。高祖创业,征为起居舍人,迁中书舍人,拜中书侍郎。在枢密十余年,智效闻于海内。贞观初,封乐平县男,除吏部侍郎,有知人拔士之誉,铨衡序用,辄为选曹轨躅。太宗方欲大委任,降年不永,薨于官。
        伏惟府君降德挺生,聪明睿哲,衣冠伟丽,词占详雅。有夔龙管晏之才,包曾闵颜原之行。年未弱冠而孤,居丧尽礼,供养崔太夫人,极温清之义。事兄如事父,以孝友闻于四方。童幼好学,遍涉百家子史。一经目,终身不忘。于乡党恂恂然善诱人,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使人也惠。体仁足以长人,利物足以和义,贞固足以干事。年二十一,自弘文馆学生选为太穆皇后挽郎,再为太子通事舍人,出补梓州玄武县令。务以礼教移风俗,不为激察之化。所受官俸,悉缮写经书。三蜀多珍产,竟不以豪厘润屋。罢官东归,得书六七千卷而已,其余则不加于故。今上在东朝监国,下令搜扬,府君膺其选,对册高第。
        贞观廿二年,擢授尚书户部员外郎。其年丁太夫人忧,去任。哀毁骨立,殆不胜丧,亲友咸垂涕慰勉。永徽初,授雍州华原县令。时府君第二兄为吏部侍郎,旧制,兄弟不得同省,故此授非伦。移年,徙为武功县令。所在以仁爱闻。显庆二年,复入为司勋员外郎,俄迁吏部员外郎。又属第二兄拜刑部尚书,出为洛州阳城县令。以公事除名,而非府君之罪,竟不以一言自雪。端居静室,不出户庭者殆十年,终始无忧愠之色。总章初,选司甄拔沦滞,乃用府君为雍州司功参军事。州寮多少年晚进,府君年将六十。齿义非俦,士君子咸以为屈德。府君俯伛于其间,曾不以先辈自处。顷之,除尚书户部员外郎。自始入尚书省。逮此,廿二年,不进一阶,还居旧座。簪绂故人,尽相为邑邑。府君欣然不介怀。从容谈论之间,未尝涉身名否泰。时在朝执政,皆平生亲友。府君恒攲驱畏避,非公事不交言。
        咸亨二年,迁司勋大夫,改为司勋郎中。按比推综,极于明审。在尚书中七迁,谙练朝仪国典,精于剖断,凡所厘正,皆为从来准的。明年,迁吏部郎中。廉正公方,无所阿挠。虽权贵请讬,一切不行。尝诫献臣曰:昔有遗第五伦千里马者,彼虽不纳而德其人,吾不以此为是也。府君好周急而不愿受人之施,或尊属有所赐,而不果辞让者,则愧愦形于容色。由是苞苴问遗之礼,虽近亲懿友,亦未尝以此接于门庭。居选部多年,介然有至清之操,颇不为流俗所悦。或谓宜有以适时顺物者,府君执志弥坚。
        上元三年,迁秘书少监,又奉敕兼知国史事。府君兄之子给事中景先,姊之子左史李仁实,俱荷朝恩,与府君同预修史。仪凤调露之际,笔削于史官,专其事者,府君及甥侄三人而已。古今未有此,比文学者用为美谈。寻又奉敕掌御集。朝廷以府君文章高绝,仪凤中降敕,与中书薛令君及当时文匠数人,制郊庙乐章。府君所制祀黄帝青歌,并编乐官,奏于郊祀。俄又奉敕于门下省检校四部群书,广招四方硕学之士,刊定讹舛而进御焉。
        府君性勤悫,公家之事无大小,莫不专精竭思,或忘寝与食。每朝谒,常以夜过半便饮装整服,坐待晓漏。居家不问家人眥业,子孙有干禄从官者,但勖以义方。至于考课名级之际,未曾降意经恤。晚年愈率素,衣食务充虚蔽体。献臣凶衅深积,先妣闻喜县主早见弃背,时以所居正室置几筵。府君即于此室东窗外架为小斋,广袤八九尺许,施一床、一小榻,寝处其中,历廿余年,不复迁徙。至于器物服玩,妾媵婢使之属,子侄承意候色,终莫敢有所营荐。府君年少时,遍交天下英秀,而皆夙德老成之士。又尝留意丹青及丝竹,并略尽其能。围棋居第二品以上,草书亦为时人所贵。以为艺成而下,常隐晦其迹。后归心释民,乃都绝人间赏好。于经国济时之务而非府君所留意者,盖在于行师用兵而已,其余则尽天下之能事。惟君知臣,亟蒙中旨褒勉。暮年逾见优重,遍委以文场书府之任。凡所祈奏,必有粹天容,无往而不纳。圣主方虚襟仄席,选贤任能,识者谓府君将申舟楫之用。而昊天不惠,宏图莫展,以仪凤三年从幸东都,舍于敬业坊私第。调露二年夏末,遇疾大渐。献臣精诚微劣,莫能感到,凶咎所诏,致此殃酷。以七月四日奄垂孤放,春秋六十八。号天扣地,攀诉无及。烦冤腷臆,肝心殒愦。所司闻奏,主上伤惜者久之。圣容惊惋,若有所失。乃顾侍臣,问遘疾之状。非夫宸心留眷,孰与于此。爰降圣书吊祭,兼赗赠绢布米粟。
        官造灵舆,家口给传递手力还京。数极加隆,恩被孤藐。无阶报效,永誓肌骨。粤以开耀元年次辛巳十一月景申朔七日壬寅,安厝于雍州明堂县之少陵原,合葬于闻喜县主旧域。
        子献臣、广业、友贤、令植等,缅惟今昔,重殃累衅。万钟为养,有至不申。顾复垂恩,终天长绝。怨哀咎悔,万绪千条。永慕穷号,抽心贯髓。献臣贪及残喘,粗陈实禄。志意荒僻,言无诠次。遗烈余风,百不书一。相王府司马、弘文馆学士临淮刘祎之,学府文宗,声高朝右。于孤子有累业宗盟之好,敦死丧孔怀之情,敢祈鸿勒铭终古。
其词曰:
二连纯虾,三姜友悌。马郑洪儒,扬班敏艺。贞猷浸远,令范斯继。倍万邻几,半千叶契。
天挺才俊,地泄英灵。岐嶷先兆,珪璋载形。逸踪追雷,宝气冲星。习礼陈室,闻诗孔庭。
奇操聿修,异能咸尽。学府幽邃,词河控引。鸾矫银书,鹤仪璇轸。怊怅观德,留连坐隐。
分形锡瑞,积庆承家。甘蔬共旨,比棣聊华。长仁穆义,处正闲邪。宅泰期损,祗荣诫奢。
硕彦投交,懦夫革志。一诺称重,三语为贵。黼藻人网,弥纶士纬。固时之杰,惟国之器。
鹪赋推张,龙衢架祢。肃带天阙,彯缨云陛。再入宣猷,七登建礼。朝誉伊洽,政途攸启。
蓬阁烟深,兰图山积。是专厥事,多所弘益。纂综宸词,缉熙帝籍。崧允众论,峤惭投迹。
名唯副实,位匪适材。纡累冲眷,式伫时来。隆栋将举,修梁遂摧。睿襟增悼,庶辟延哀。
公业不亡,景伯有子。富平之地,高阳之里。礼备窀穸,貌沉苴葈。滕日戒期,潘风勒美。
荒凉书阁,阒寂倦楼。朱杠夕引,素幰朝浮。霜岵无色,寒泉息流。空悲垄树,摇落千秋。
大唐刘应道妻故闻喜县主墓志 刘应道
        主讳婉顺,字尫娘,高祖武皇帝之孙,隐太子第二女也。风标清惠,长善柔明。友爱自衷,仁恕在物。器宇闲淑,风容秀美。固以荷灵宸施,传质天仪。年十七而封,仍降嫔与我。谦裕之道,因心而非饰;从顺之宜,即事而呈美。奉尊接下,外谐内睦,实彼美之恒誉,将何德而称焉。少而志学,及长逾励。壸务之余,披省无辍。虽名家之说,未足解颐;而历代之事,其如扺掌。至于艺术方技,咸毕留思;诸子群言,鲜或遗略。雅好文集,特加钦味。每属新声逸韵,无亏鉴赏。至若目见心存,耳闻口诵,始窥文而辩意,未终文而究理,与仆并驱于畴昔,余每有愧焉。及陈废兴,叙通塞,商榷人物,综覈(核)名理,抗论发辞,莫不穷其指要,实有大丈夫之志,岂儿妇人之流欤!
        而固存撝挹,耻于眩曜。与朋类常谈,未尝及乎经史。不有切问,终日如愚。虽亲亲之沦,竟无睹其奥者。且其姿神警晤,操履贞确。行无矫迹,言不诡辞。动必应机,事非失礼。深远财利,不为苟得。性重周急,期之阙己。戒于积聚,有必能散。生资所务,取给而已。吾睹其孜孜之德,罕见营营之心。加以识尚清远,不昧流俗,卜祝巫觋屏之外物,祈祷占筮绝乎虑表。而特简之从,节于宾对。非岁时旅见,密亲无踰阈之谒。自姻戚之余,妇人亦不妄叙。持家驭下,严而有别。中外悬隔,言问罕通。虽于墙宇之内,亦必慎其游践。平居未尝临閤,少长竟不窥园。近自家僮,卒无识者,斯亦匹妇之为谅也,终无夺鄙夫之志。
        余材命兼薄,班秩久微。而左迁除名,屯否相属,彼固混于荣辱,齐其得丧。同安菲贱,共甘黜免。始无戚容,终怀坦虑。自三周启路,二纪于兹。虽余率礼多愆,而彼伏义无爽。片言必顺,一行靡乖。歌螽斯而论美,仰关雎而同好。友逾琴瑟,韵若埙篪。携手之游,无睽寸影;如宾之膳,罕违终食。言念百龄,初非始望。死生契阔,庶期偕老。
        孰谓斯人,遽有斯酷。昔伯鸾启齿,讬意形骸之外;奉倩伤神,寄情言行之表。况美兼双妇,恩总二夫。一遇之款既深,再得之悲逾切。龙朔元年夏遘疾数旬,六月六日薨于长安居德坊第,春秋卌。呜呼!人之云亡,天其丧予。怀璧非罪,毁玉何冤。奄坠彫梁,永辞蘭室。钟期已逝,唯余绝赏之絃;风氏虽存,无复同心之质。其年十一月六日,窆于雍州万年县洪原乡之少陵原。去掩穷埏,照室之珍俄远;归临虚寝,比德之宝长空。方吊影于孤鸾,独吞声于离剑。足以哀倾楚咏,恨动潘文。余   素阙词情,罕尝编缉,徒以心目所记,随第疏之,将假容于匠者,虑菁华以丧实。聊陈匪石,式备迁陵。
        余欲谁欺,敢虚其美。而其逝矣,何嗟及矣。情深反袂,吾道穷矣。投笔拊襟,于斯绝矣。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