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独求剑

独孤一剑,飘零一客,红尘一人---

 
 
 

日志

 
 

明南京工部尚书、永年人胡瓒  

2013-05-10 14:13:21|  分类: 家乡名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红嘴绿鹦哥《保你喜欢的姓名自动生成器》

永年历史名人——明工部尚书胡瓒及他的神道碑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胡瓒墓位于永年县西张固村西北 ,现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胡瓒,字百衍,永年小龙马乡西张固村人,明孝宗弘治六年(1493年)进士,胡瓒初为御史,按察陕西,擢大理寺丞(正五品)转少卿(正四品),在平反冤案上颇有作为。胡瓒为永年县明清三个工部尚书之一,另两人为明万历年间卢大中和清顺治朝冀如锡。
        明武宗正德皇帝时为大同巡抚,武宗巡幸云中时(今大同市),宿娼卧柳,闹得乌烟瘴气。胡瓒上书请求回銮,谒见皇帝,第一句话便说:“沙漠之地,不可久留。请皇上立刻回驾。”因从来没有人用这种语气向皇帝说过话,所以皇帝反倒笑了,不由得反问一句:“我不回去呢?”胡瓒道:“臣死在陛下面前。”皇帝大出意外,也有些不信,便即问道:“莫非你身上藏着刀?”“身挟凶器见驾,法所不许。臣决不敢!”胡瓒急忙回答。“那么,你怎么死法呢?”胡瓒斩钉截铁地答道:“古人怀忠力谏,触柱而死。君子爱君不爱其身,死法多得很。”说着,从袖子里取出一个纸包,抖开其中的药末便往嘴里吞。皇帝大惊,急忙下了御座,亲自去夺纸包,药末红色,是有名的剧毒“鹤顶红”,沾在皇帝手上,亦有危险。左右太监便用金盆打了水来,将皇帝的手按在盆中,洗了半天。皇帝对胡瓒大为不满,“你这位都老爷,怎么搞的?”他沉着脸责备,“皇帝亲自巡边,是为生民社稷,你怎么弄这一套死谏的把戏?好像皇上有什么缺失似的。真是岂有此理!”胡瓒说:“巡边是本兵之事,万乘之尊,岂可轻蹈险地?”所谓“本兵”是兵部尚书的专称,皇帝就连自称“镇国公巡边”,亦是侵夺了兵部尚书的职权,名不正则言不顺,于是向向胡瓒说道:“你先下去,我马上有后命。”胡瓒答说:“臣心已明,臣志已决。伏愿皇上纳臣愚谏。”说罢,磕头辞出。“这个人很绝!别惹他了。”皇帝说道:“我想看看山海关去!”胡瓒因此事,遭皇帝亲信江彬所谮,为这位荒唐的正德天子所不容,被罢官回籍。
        世宗朱厚熜做皇帝后,胡瓒起复为江都御史,后进京为户部侍郎(正三品)。世宗嘉靖三年(1524年)八月,大同兵乱,杀巡抚都御史张文锦。十一月,户部侍郎胡瓒提督宣、大军务,都督鲁纲充总兵官,讨伐大同叛卒。斩乱兵首领,乱军被溃败,得到皇帝银两嘉赏。魏国公徐达在山海关、抚宁等县有赐田几千顷,时久归民自种,徐达的后人徐光祚于嘉靖年间复请回收。胡瓒反对说:“抚宁地近边塞,贫民世代以种地为业,是他们维系生活之本,若再夺其土地,恐怕会惹出大乱。”皇帝听从了胡瓒的建议,驳回了徐光祚的请求,使得抚宁等县的老百姓免除了一场灾祸。时不多久,明世宗嘉靖三年(1524年)擢升胡瓒为南京工部尚书(正二品),后因病,回到故里永年,不久便辞世,上赐祭葬。著有《巡边录》八卷、《奏议》八卷、《紫山诗稿》若干。
        根据《广平府志》记载,胡瓒墓位于故里西张固村西北,墓为一较高土冢。墓前原有石牌坊、石人、石羊、石狮等,墓碑现保存完好。胡瓒墓已被列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明故工部尚书紫山胡公神道碑铭(郭须善断句)

赐进士出身,资政大夫,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知制诰经筵官国史总裁,北海翟銮撰。

赐进士及第,资政大夫,南京吏部尚书,前礼部左侍郎经筵日讲官,翰林院学士,兼修国史玉牒,上党刘龙书。

赐进士出身,资善大夫,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左都御史,嘉鱼李成勋篆。

        公讳瓒,姓胡氏,字伯珩,别号紫山,广平府之永年县人也。曾大父忠,大父贵,世居乡力农。父文举,明习三礼,为太学生。公少惊悟雅饬,不效常儿敖狎。年财十六,补邑学弟子员,善为经传义,督学御史陆渊爱奇之,登弘治癸丑毛澄榜进士,明年,授官行人,屡奉命湖广、河南、山西册封诸王,至皆以谨廉称。庚申,擢监察御史。乙丑,按关中。寻,丁外艰,服阙,复除监察御史,再命按关中故事。御史按事例一年归,逆瑾专政,累年符牒下诸省,事未竣者,皆令公督上之,遂留陕二年始得代。瑾诛,升南京大理寺丞。寻,升大理寺右少卿,转左时,武宗皇帝命司理监太监萧敬録囚大理寺。公时握篆,遇有疑狱,辄为敬反复辩之。敬归,白上,谓公为直法司,遂先事有宝镪内酝之赐,事竣,复赐彩币羊酒。

        大司马胡公世宁初在江西,疏逆濠异志,逮系狱。钱宁胁刑官以必坐,以诬告亲王罪至死。公曰:濠谋,赖世宁以发,而置之极刑,何以服天下。遂与轻比议上,留中。众谓不测,公不为动,后世宁竟得戍辽东,公等但夺之俸。丙子,升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巡抚大同,兴利革弊,剔蠹除奸,宗室有遗毒地方,公疏其罪锢之高墙,复上边务六事,其畧原情罪以责战守,严事例以防推避,体人情以省支费,养间牒以资探报,明赏格以激人心,增兵备以专经畧。上皆嘉纳之。庚辰,武宗皇帝幸大同,虏大举入寇,公督官军与战,大破之。上赐玺书褒美及蟒衣三袭,复推恩任一子为锦衣卫百户。公乃以沙漠之地,上不宜久留,而扈从边兵及诸从臣多怙宠,大为边地害。上疏极论,请回銮,至引汉袁盎谏文帝驰峻阪之论,不报。公因乞休,乃与告归。辛巳,即家起操江,留都疏陈江洋事宜,大畧专委任、明约束、实军伍、示激赏、处战舰、时操练。上皆从之。寻,升右副都御史,会上两宫徽号,推恩祖父母、父母皆赠如公官。癸未,升南京刑部右侍郎。寻,改刑部。甲申,升户部左侍郎。

        乙酉,大同卒乱,戕害抚臣,劫掠库藏。朝廷命大臣抚之,益骄悖。天子乃赫然震怒,敕公提督军务,偕总兵官都督鲁纲统兵往。公曰:此元恶数人耳,岂宜滥及无辜,吾惟歼厥渠魁,当自定耳。未至大同四十里驻兵,授方畧于郡将都督桂勇、朱振。由是,首恶就诛,地方悉平。还京,上嘉公功,有白金、彩币、羊酒之赐。时有短公于上者,公自计处置事宜,无踰于此,不与辨。第屡疏乞休,温诏勉留之。初,魏国公有赐田山海、抚宁诸县几千顷,后让归官,业巳给民,而其孙光祚复请之,公谓抚宁逼近边寨,贫民世守之业,躯命所关,夺之恐生意外变。由是,上卒不与。戊子,升南京工部尚书,奏裁内监局冗食工役之半。履任九阅月致政归。

        逾月以疾卒于正寝,实维嘉靖己丑六月二十四日也,寿财五十有九岁。公天性忠亮质直,事亲孝,处兄弟不私其财,俸入辄付其兄,令营生产。二弟令进学京师,不靳其费。以故,累大官囊无厚积,尝居言路,举刺务、存大体,不事苛细,以取时誉,荐历台省要,惟自信自守不为探刺趋避,盖长者云。

        好为诗,有唐人风,致所著有《紫山诗稿》若干卷。

        配恭人李氏,慈祥简静,闲于礼度。公之令名实多助焉。子四人:长应征,以公荫国子生;次应召,应聘,国子生;应制。女三人:长适邑人张守性;次适国子生赵魁;次许聘李氏。孙男三人:谔,讴,诇。孙女五人。

        应征既葬公,乃请铭于丽牲之碑。銮获与公同朝,雅相爱,日接言仪风采,知公实深,故序其事而系之。铭曰:

垊农熙熙,维福之基。礼笥便便,维福之先。蜿蟺诎伸,发自公身。翱翔云衢,莫之等伦。

始自绣斧,陟于中丞。乃贰司徒,八座以升。云中叛惊,戕我大吏。谕招益狂,恃彼边肆。

公提将符,垒扼其吭。数其名诛,余悉散亡。归报天子,天子加恩。孰不满公,公不自言。

公持风裁,不激不随。有试其能,惟政之碑。公禄不多,公寿奈何。庆在嗣人,公名不磨。

          嘉靖十三年岁次辛巳季春吉旦。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