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独求剑

独孤一剑,飘零一客,红尘一人---

 
 
 

日志

 
 

秦基伟将军回忆解放邯郸、解放临洺关  

2013-04-22 21:00:28|  分类: 名人逸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国防部长秦基伟回忆邯郸战役和解放临洺关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秦基伟上将(1955年中将)
        邢台解放后,我们面前只剩下一个最大的敌伪据点邯郸了。
        邯郸是平汉线上的重镇,华北的南大门,是古代赵国的国都。当时赵国“东邻燕、齐,西边秦,南界韩、魏,北迫匈奴,数拒四方之敌”,被称为四战之国,古往今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且文化底蕴深厚,有颇多的历史典故,如“邯郸学步”、“黄粱美梦”、毛遂自荐、围魏救赵、将相和、梅开二度、九鼎大吕、待价而沽、胡服骑射、三寸之舌、挺身而出等。
        在邯郸市北面十几里有个“卢生庙”,这就是传说中“黄粱梦”的古迹。据唐代沈既济《沈中记》载:卢生在邯郸一家客店昼寝入梦,历尽荣华富贵,一觉醒来,店主炊小米(黄粱)尚未熟,由此得“黄粱美梦”一说。
        历史似乎在捉弄蒋介石,他也在做黄粱美梦,想从这里打通平汉路,那当然免不了要受到一番嘲弄。
        为了先敌控制要点,闭锁战场,保障平汉线战役的顺利实施,刘邓决心集中冀南三、四、五、六等分区的部队和太行一支队迅速夺取邯郸,作战统由晋冀鲁豫军区副司令员王宏坤同志指挥。
原国防部长秦基伟回忆邯郸战役和解放临洺关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邯郸市丛台公园内的工农兵纪念碑 
        邯郸守敌主要是在我大反攻中由大名、临清、鸡泽、曲周、武安等县落难来此的伪军和顽匪,共三千多人。这伙民族败类在原国民党中将师长、大汉奸郭采芹策动下,改换门庭,与国民党中央通电联络,得到了“冀晋豫边区挺进军第三纵队”的番号。伪军头子郭化民充当司令,伪冀南道尹王冠英充当副司令。他们突击整修城防工事,屯积作战物资,组织“督战队”、“敢死队”,分区防御,企图固守城池,策应蒋军北进,继续助纣为虐。
        十月一日夜,天穹墨黑,伸手不见五指,王宏坤副司令员率冀南部队在夜幕掩护下,悄然而至。
        黎明时分,秋雨浙沥,我军出其不意突然占领了车站和城廓西角的商业区。十月三日,我带太行一支队加入战斗。至此,冀南和太行部队近万人,将邯郸城包围了个水泄不通。
        邯郸城区的面积不大,东西约一华里,南北约三华里。敌人的防御重点在南关、西关及东北角的丛台。
        我军的攻城部署是:以素存“夜老虎”之称的冀南十九团主攻南关,以善于土工作业和爆破的太行十团主攻西关;冀南部队一部埋伏在北门外,同时向城东派出警戒,防敌向肥乡方向逃窜。
原国防部长秦基伟回忆邯郸战役和解放临洺关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高树勋起义后欢迎大会
        十月四日黄昏,三发绿色信号弹腾空而起,顿时枪声鼎沸,火光闪烁,我军发起总攻。
        西门外,我十团集中了两个营的轻重机枪和三十多具掷弹筒,组成了强大的火力队。掷弹筒集中向城内打曲射,一次三十发,从敌人头顶飞过,在他们背后的支撑点上开花。
        敌人本来就是惊弓之鸟,身后的爆破使他们产生错觉,以为被我军抄了后路,乱糟糟地瞎喊一气:“不得了啦!八路军从背后杀上来了!”
       有人这么一喊,阵脚就全乱了。爆破组的战士们把湿被子蒙在八仙桌上,两个人顶着朝城门处送炸药,登城组抬着几架云梯,迅速抵近城墙。
       火光中,我亲眼看见一个挂了彩的大个子战士,裤脚都被烧着了,仍顽强地顶着被炸断一截的梯子,直到登城的战友们翻过城垛,他才倒在血泊之中。随着一声巨大的轰响,西城门被摧毁了。十团指战员一跃而起,裹挟着烟火,突入城内。
        与此同时,冀南部队也顺利突破,两路大军并肩扩大战果,与敌展开激烈巷战,直逼市中心敌司令部,炸毁了敌人的核心工事。
        退守丛台的敌人眼见即将陷入我军重围,纷纷用绳索从台上缒下,企图涉护城河逃命,刚好被我设优部队堵截,全部当了俘虏。
        经过四个小时的激战,我军胜利解放邯郸,除伪军司令郭化民等少数人漏网以外,其余敌人全部被歼。其中生俘王冠英以下伪官兵一千七百余人,缴获迫击炮两门,轻重机枪三十一挺,粮食四十多万斤,食盐百万余斤,布一万余匹,以及装满三间房子的各种药品。
        解放邯郸后,我军仍未停止战斗的步伐。经短暂休整,即回师临洺关将敌包围。临洺关守敌为土匪头子许仲琪(也叫许铁英,绰号铁磨头),所部残匪和伪军四大队石振江部约三千人左右。
       十月十七日,由冀南胥光义和孔庆德同志的部队为主攻,激战一夜,敌拼死抗拒,未能攻下。十月十八日晚再次发起攻击,我分区十团由西门主攻,在火力掩护下架云梯登上城墙,终于将城攻下。
        许铁头见势不妙,带伪军从北门沿洺河向永年城逃窜,我分区和冀南部队的战友协同作战,尾追歼敌一部。许铁头等五百余人漏网,逃进永年城。
        石振江率部投降。
原国防部长秦基伟回忆邯郸战役和解放临洺关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解放邯郸照片
        至十九日天明,我军解放临洺关。共毙伤敌三千余人,俘敌二千余人,缴枪三千余支,缴弹药和军需品一部。
        自从进入大反攻以来,从八月十七日李川沟阅兵到十月十九日,仅两个月时间,太行军区一分区(欠三十一团)先打赞皇,再战临城,轻取内邱,智收高邑;又在友邻的配合下,攻克邢台,参加解放邯郸和临洺关,一路上可谓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无论是对于我本人还是对一分区部队来说,这两个月都可以说是最为扬眉吐气的日子。从晋冀鲁豫全局来说,在这个时期里,太行一分区以及后来的太行一支队不过是一路偏师,但是我们却能动地贯彻了党中央和刘邓首长的战略意图,与友邻密切配合,打出了超越最初目的的水准,这次出击平汲线,可以说意义非同寻常。
        首先,我们的作战行动为平汉战役的实施准备了战场。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企图利用平汉线上的伪军残余据点作为内应,以孙连仲和胡宗南的部队南北对进,尽快打通平汉路,开辟机动走廊,造成发动全面进攻的有利态势。但是,由于我们行动积极,攻势凌厉,连战连捷,北起高邑,南到磁县,三百里铁路,包括两侧要点全部为我控制,这就彻底切断了华北与中原国民党军队的战略联系,关上了华北大门,使北犯蒋军视为畏途,为我军主力在漳河以北组织歼灭战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其次,出击平汉路作战还使我太行、冀南两片根据地连成一片,加强了晋冀鲁豫作战地区的整体性。
        抗战期间,日军用铁路作柱,公路作链,据点作锁,实行“囚笼”政策。
        太行和冀南经常被平汉路段分割。我们出击平汉线,使其终于铸成一体,晋冀鲁豫东可与山东、苏北部队协同,西可与陕甘部队呼应,南可支援中原部队拒敌,北可帮助晋察冀部队作战,更能发挥“四战之地”、“四战之军”的作用。这一点不仅当时对迟滞敌人的全面进攻有重要意义,而且影响到后来我军的大军出击,经略中原,以及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进程。
再次,我们的部队在战斗中也逐步实现了由地方兵团向主力兵团、由分散的游击战向集中的运动战转换。
可以肯定地说,我们在全面内战爆发后,所以能够很快地适应了形势的需要,立于不败之地,与出击平汉线这一段作战中队伍的发展壮大,干部的培养锻炼,以及战争经验的逐步积累是分不开的。
        胜利地完成出击平汉线的任务之后,我便到太行军区报到了。
(选自《秦基伟回忆录》)
原国防部长秦基伟回忆邯郸战役和解放临洺关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原国防部长秦基伟回忆邯郸战役和解放临洺关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丛台公园解放邯郸纪念碑(摄于20150201)
  评论这张
 
阅读(6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