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独求剑

独孤一剑,飘零一客,红尘一人---

 
 
 

日志

 
 

尧山壁:三打永年城  

2013-03-22 20:20:56|  分类: 史海拾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尧山壁:三打广府城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永年广府古城 

广府春秋属赵,史称曲梁,古城西南角有毛遂墓。隋末窦建德在此建都,国号大夏。明初改称广平府,眼前这座砖城嘉靖二十一年建(西门洞内碑载:大明嘉靖二十一年知府陈俎修砌此城),长九里十八步,高三丈九尺,宽两丈五尺,四门四角楼,门有瓮城。保存完好胜于山西平遥,而且是府城,比平遥县高一级,全国独一无二。清末改广平府为永年县,共和国成立,于1958年又把县城迁至京广线上的临洺关,得使这座二千六百年古城,躲过工业化一劫,不幸中之幸。

比平遥更胜一筹,广府是一座水城,座落在华北第三大湿地“永年洼”之中。四面护城河宽四十丈,深丈余。河外是五万亩永年洼,南北九里长,东西八里宽,常年积水,荷塘苇荡浩淼无际,万顷碧波簇拥,云蒸霞蔚,状如海上仙山。兵家角度,易守难攻,让人想起《水浒传》上水泊梁山,《施公案》里的落马湖。难怪让那个困兽犹斗的铁磨头,占了一些便宜。

说起三打广府城,不能不说“铁磨头”。

七七事变,二十九军卢沟桥打了一仗,奉命节节败退,大名战役后退出河北,十月日寇侵占永年,任命伪县长。随之一二九师东进,深入农村,任命抗日县长。躲在太行南段路罗深山的河北省主席鹿仲麟也不甘落后,委派其叔父当了国民党永年县长。一县三长,而没有上演三国演义,国民党没有一兵一卒,只有八路军在艰苦抗日。狡诈的铁磨头脚踩两只船,跳来跳去,成为一股超级黑恶势力。

铁磨头原名许仲琪,1914年生于永年许庄一个没落地主家庭,十七岁贩私盐,心黑手辣,在本村打劫一个卖花生的老头后走上黑道,在其兵痞舅父教唆下,兄弟三人加上一个妹妹拉起杆子。一次与另一股土匪火拼中,五颗子弹擦头而过,毫发无损,从此自称铁磨头。许仲琪五短身材,满脸横肉,听到枪响眼珠子就红起来,赤膊光脚上阵。小妹许然妮是个女魔头,荒淫无度,到处拉郎配,玩过就杀。不听许匪劝告,携枪出走另立山头。许匪跪在母亲面前,掏出手枪对准自己太阳穴,威胁:要闺女还是要儿子。见他娘没吭声,出去就把亲妹妹活埋了,并以此宣扬,收买人心。

许匪盘踞洺河南岸二十村,为非作歹,白天摊派梁款,麦秋两季重税外,私定苛捐杂税,什么枪弹费、烧柴费、牲口捐、水车捐,下乡骚扰,还要酒肉鸦片招待,顾不上吃喝,收“饭折款”带走。晚上绑票抓壮丁,在三塔村一次集体强奸妇女上百名,据八汪等十八村统计,五年抓壮丁627人,绑票369人,抢骡马500头,铁匪一人就强奸民女上百名。铁匪手中常握二十几个肉票,以维持花天酒地的生活。沙河县毛村农民赵洪年无力赎身,活活饿死,还向其家属要500元“赎身费”。赎的慢了,常被挖眼、割耳,死在铡刀之下。

八路军不能容忍许匪鱼肉百姓,1941年春节,抗日县长率二百名奇兵,以“拜年”为名,端了他的老巢,打伤了他一只脚。是年秋许匪公开投降邻县武安日军,被编为“工藤部队铁血团”,工藤亲自给他更名“许铁英”。铁血团杀回永年,占据上百村庄,发展到三千人。也不受日本约束,常到安阳、邢台、石家庄日军眼皮子底下绑大票。日寇也急了,调动十三县兵力五千人,把铁匪部队围困于小北汪村。为了留下铁匪牵制日军,冀南军区出动两个中队,帮助他突围,铁磨头又被打掉一个大拇指。

1944年日军败局已定,国民党要下山摘桃子。十一战区司令汤恩伯派人收编铁匪残部为“国军”,并接他到洛阳战干团受训半身。期满遵照汤恩伯命令,“明投日本人,暗靠国民党,反对共产党。”1945年5月,日本人二次任命他为“冀南靖安独立旅”旅长,驻守临洺关。7月胡宗南又委任他为“先遣军第一支队司令”,“临洺关守备司令”。10月秦基伟率冀南、太行部队解放临洺关,铁磨头带二十二名残兵败将逃进广府城。

一打广府城

日本投降,毛主席亲赴重庆缔结和平协议,墨迹未干,蒋介石就组织百万大军进攻晋冀鲁豫解放区。边区军民奋起反抗,连克六十城,太行、太岳、冀南、冀鲁豫四区连成一片,冀南平原只剩广府城一个蒋记据点。他们死守不弃,要把它做一颗钉子楔进边区腹地,备做反攻的跳板。十一战区长官孙连仲,不顾脸面,任命臭名昭著的土匪头子王泽民、许铁英为河北保安第一、第二纵队少将司令。王泽民也是当地一名惯匪,两度被铁磨头吃掉,后来投降日本,做了永年县伪警务联队副队长,先一步占据广府城。铁磨头失守临洺关来投,被他关在城外,血战一天才放进城来。二人互相提防,一个占城中,一个守东门,拒不会面。孙连仲又派国民党中央委员,河北十五专属保安副司令钟毓麟,携电台化妆成剃头匠混进城来,出任永年战区总指挥长,于是这个弹丸之地便有了三名少将。城中不到三万人口,包括两千名土匪,八百名各县还乡团,其中就有任县土匪头子刘磨头。任县与我村不过一里之遥,刘磨头、铁磨头和老麻虎(狼)一样,是我从小听惯了大人吓唬孩子的称呼。

王许二匪困兽犹斗,负隅顽抗,封了城门,锯下七千多课大树抬到城上做雷木,又丧心病狂挖开滏阳河河堤。多年淤积,河堤高于城墙,大水倒灌,淹没四关通道,淹了城外十九村,广府城变成一个孤岛。冀南部队不善水战,只能耐心等待洼水结冰。偏偏这一年是个暖冬,水面迟迟不冻。等到三九天,水要冻冰了,城内敌人又天天乘船破冰。1月13日是停战协议生效日,必须之前拿下广府。1月9日,北风呼啸,寒潮骤来,估计夜间冰层会厚些,头天晚上冀南部队从西北角攻城,那里水面较窄。冰上撒一层谷糠,战士们推来一群土坦克。就是把老百姓家里的方桌倒过来,四腿朝天,中间放上棉花包,用水沁透,冻成冰疙瘩,子弹打不透。可惜那天风又太大了,水面不易结冰,大风把冰面刮开了一条半里宽、几里长的大口子,土坦克用不上,攻城只能停止。铁磨头在城头摇旗呐喊:天不灭曹。攻城战士也喊:不是不报,时机不到,时机来到,统统要报。

尧山壁:三打广府城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弹痕累累的广府城西门城楼(照片由黄先明提供)

二打广府城

1945年12月1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对华政策声明》,赞成中国团结、民主,并派马歇尔来华调处,国共美三方在北平成立军事调处执行部,下设三十二个军调小组,针对广府城,特设第三十一小组。与军调小组同来的还有联合国救济总署代表恒安石,就是三十四年后担任美国驻华大使的那位先生。恒安石是一位传教士后裔,在中国出生长大,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他的任务是发放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提供的三十五万斤救济粮,做为南京政府向新四军在河南五河被困群众八十万斤救济粮的交换。

军调小组一路走走停停,三十华里整整走了半天。沿途群众拦车告状,控诉王许二匪的滔天罪行,诉状、请愿书塞满代表们的汽车。美蒋代表亲临广府大失所望,原来铁磨头吹嘘的一个师的兵力,进城看不到一个真正的士兵,满街是大烟鬼,有失国军体统。美方代表看王许二匪难容于人民,提议让他们撤到安阳。边区代表表示同意,可以拔了这颗钉子,南京代表为了保住这颗钉子。胡搅蛮缠,提出八路军让出一条六十里宽的大道,派一千二百辆大车送至安阳,发给每人及其家属十斤白面。翻译译成了面条,美方代表惊呼:“那得多少台轧面机呀!你们想把广府城的砖都捡走哇!”八路军代表笑笑说:“要演一出《华容道》,可惜铁磨头不是曹操,只是一个小丑。我们是仁义之师,可以派车,老百姓吃什么他们吃什么。不过王许二人土匪成性,防止他们祸害百姓,应由我军监督。”南京代表全无诚意,白天会上应付,晚上去赴王泽民的家宴,大讲委员长的缓兵之计,吃了喝了还不忘索要金镏子。协议不成,无果而终。倒是恒安石做了一件好事,送一百名老幼出城。八路军代表乘机说情,再放九千名城内灾民逃出火坑,南京代表也同意,可以减少吃饭 的压力。

军调小组1946年4月10日离开,冀南部队二次攻城,想在大规模内战爆发前拿下广府城。开沟放水,降低大洼水位,又从宁晋泊调来三十只木船,每只船上堆起三个棉花包,既是掩体又是救生圈。6月15日夜,攻城部队四面开火,扫清外围据点,占领西关、北关,进攻南关的木船撞到暗桩受阻。声东击西,火力先打铁磨头守卫的东门。东关阁百里之外两道铁丝网,挂满手榴弹。一位连长挥起几十斤重铡刀,砍出一条通道,战士乘势而上,打死铁磨头二弟许长琪。主力部队在西关发起攻势,护城河上架起浮桥。爆破组潜入城下,把城墙炸开一个缺口,可惜浮桥也被震断,突击队无法前进,功亏一篑,又给了铁磨头一个苟延残喘的机会。

王许二匪决心死守,他们当过多年土匪、伪军,懂得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从城外摊派三十万斤小麦,又从城内强征三十万斤,堆积如山,可是经不住两千五百张嘴坐吃山空,不到五个月已是山穷水尽。

铁磨头请求战区空投粮食、弹药,又忙着驱赶两千民工修机场,在西门内拆掉七条街四千间民房,使上百户居民无家可归。1946年2月起,国民党每天从郑州、安阳、石家庄派飞机,少者三四架,多者六七架。那时我还上小学一年级,天天看到飞机从头上飞过。冀南军区没有防空力量,飞机飞得很低,连民国国旗都看得清清楚楚,县大队的叔叔们说,都是去广府投东西的。空投食品主要是大饼,每天一万斤,装饼的麻袋常常砸塌民房,还砸死了三个老百姓。天上掉下的大饼吃不完,王泽民用它喂着三口肥猪四十只猪崽,夜深人静时常常传出鸡鸣犬吠。一架运输机在北马庄坠落,三名机组人员死亡,埋在当地。怕飞机落在围城部队手里,第二天专门派来一架轰炸机,击中烧毁,也炸死炸伤二十名群众。铁磨头又出动四个连的兵力,把机组人员的尸体抢回城内。 

三打广府城

豫北、冀中战事吃紧时,蒋家军自顾不暇,连续两个月没有空投,一个月二十七天,一个月二十三天,城中粮食断顿。定量由每人每天一斤半减到一斤、半斤、二两。兵丁们一边朝天骂老蒋,一边发挥土匪的强项,打家劫舍。王许二匪宣布“自由”一星期,看到哪家冒烟,就上门取抢吃的。城内大开杀戒,司令杀鸡鸭,中层杀骡马,下层饥不择食,把酱菜园六百缸面酱,七十缸咸萝卜,六百罐豆腐乳,茶叶店五千斤茶叶,中药铺两千斤生地熟地都吃光了。天上的麻雀,地下的老鼠,无一幸免。每人抱一个小锅,煮水草,煮皮带、皮鞋。最后王泽民、铁磨头也饿得爬不起炕,巡逻兵浑身浮肿,走路摇摇晃晃。中秋节晚上,城外一位战士喊话:“城上的兄弟们,今天八月十五,俺们是猪肉韭菜一篓油饺子,小米绿豆稀饭,每人发一斤月饼,枣泥馅的。”城上的兵丁哈喇子流了半尺长,嘴里嘟囔:“吃他娘的眼角子,俺们是水中捞月,画饼充饥。”

1946年六月全面内战爆发,一部分围城主力部队外调,王许二匪乘机出城抢粮。一次在府东桥得逞,抢粮五万斤,煤炭十万斤。所到之处犄角旮旯都翻遍,一碗米一把豆都不剩,连灯油都倒走。1947年4月20日策划了一场大规模行动,出动千人,每人吃了半斤饼干,夜间乘几十只木船出发。围城部队得到情报,在北堤口到陈义村一线伏兵千人。两千人在方圆五华里内激战到天明。抢粮一方被打死二百多人,俘虏五百多人,仅剩一百多人侥幸逃回城内,围城部队也伤亡一百七十人。

尧山壁:三打广府城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我军民修筑的城外城工事(照片由黄先明提供)  

陈义之战后,经王许再三请求,又恢复空投,但时间和数量大幅度减少,抢粮和反抢粮次数日益增加。冀南军区在借马庄召开军事会议,提出“困死敌人于城里,消灭敌人在城外”的方针。动员永年、曲周等五县五万民工,在广府城外修起五十里围墙,西、北两面在大堤上修四尺高胸墙,堤坡削陡;东、南两面在洼地之外筑起一丈高土墙。围墙上建起四十九座碉堡,大者可容一个连,小者可纳一个排,洼水深处打下万根木桩,简称三五工程城外城,一方说广府城固若金汤,一方说城外城势如铁桶,看看到底谁怕谁。

陈义抢粮吃了大亏,城内武装老实了一阵,再也不敢冒然出城。可是饥饿比什么刑罚都难以忍受,逼得你记吃不记打。王许二人站在城上看西大堤外大片高粱红了,眼也跟着红了,说:“抢不到粮食,抢回来点高粱穗也好。”挑选了四百名兵丁,每人发半斤小米,一个团长带着三个营,从西北、正西、西南三个方向出击,还没到大堤就遭遇地雷阵。冀南军区军工科长解清臣的九人爆破组,早在堤侧埋下四万颗地雷,桩雷、挂雷、水雷、拉雷、电雷、石雷,哪碰哪响,雷声一响,火光一亮,围城部队的机枪就扫射过来。毛遂墓一带的子田雷威力最大,一声巨响倒下一片。十五分钟丢下八十三具尸体,三个营长,一个被俘,一个炸死,一个炸断了腿。第二天就听见城外到处喊:“哈哈哈,铁磨头吃了铁西瓜。”

饥饿这一武器果真威力无比,迫使“固若金汤”的广府城不攻自破。铁磨头手下一名李连长,以查哨为名,乘小船找到围城部队,要用一篮子子弹换一二十斤小米。顺利地得到三十斤小米、二十斤馒头,回去寻机干掉铁磨头,将功赎罪。行刺时被发觉,吊打而死。铁磨头吓坏了,劝告王泽民,就是亲爹来见也要先下了枪。王泽民手下一名胡连长,跟随他八年了,也被下了枪,一气之下,串连两个连一个特务排,一百八十人泅水投降。钟毓麟带王许巡视城防,从东门到北门,工事已空,惊叹:“大势去矣!”

广府城土崩瓦解,铁磨头末日来临,一面派人接洽投降,一面准备突围。冀南军区首长提出三个条件:一,交出钟毓麟和电台;二,四关兵力撤回城内;三,投降日期不得超过4日15时。广府城门关不住了,兵丁们纷纷出城投降,小股一二十人,大队六七十人。投降者举报,王许紧急集合,说:“我们大出发,愿走的走,不愿走的留下。”兵丁们了解王许人性,不敢言留。王泽民的老伙夫说:“我年纪大了,留下吧。”王匪送他到一个小屋,一枪结果了性命。外祖母跟他多年,年老多病,怕累赘,令手下把她活埋了。

4日晚,千名士兵倾巢出动,孤注一掷从城西北方向玩命突围,被冀南部队张网围歼,击毙774人,生擒守城长官钟毓麟。久经杀场的王许二匪狡猾漏网,率170名残兵夺路西逃。躲开大路走小路,一夜才走出去二十里,占领贾口村,大肆抢夺食物衣服,把一个饭铺的一缸白面烙了饼,吃饱了肚子,换上农民衣服,又抢了八头牲口驮东西。白天不敢走,转了一夜到成安县吕庄,被冀南部队和民兵包围,激战一小时,五十多人被俘,七十多人被击毙。有人认出来铁磨头和王泽民的尸体,运回广府城示众。至此,被日寇蹂躏八年,又被土匪盘踞两年又两个月的广府城宣布解放,王许所部两千五百人无一漏网。城内原有居民二万六千人,两万人逃出,留城六千人,幸存三千一百人,饿死二千九百人。

尧山壁:三打广府城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被我军击毙的许铁英、霍建之、魏书廉以及畏罪自杀的伪县长杨异才。

淀上风光水上城,加上誉满中外的“中华太极拳之乡”,【广府是杨(露禅)式、武(禹襄)式太极拳发祥地,并衍生孙式、吴式两大门派。】广府成为中国北方著名的旅游胜地,慕名而来的游客每天成千上万,古城内外的百姓也尽情分享着光荣和实惠。但是问及这段传奇的历史,多数人包括永年籍几名大学历史系毕业生,一问三不知。也许这一场小小战例,放在翻天覆地慨而慷的解放战争中微不足道,也许这场残酷的战争对当地老年人是不堪回首,不想传及子孙。倒是当地的土特产,洺关驴肉、广府酥鱼令人大快朵颐,饕餮不禁。全把昔日饥饿的恐惧忘在脑后,转而害怕今天营养过剩的“三高”症了。

尧山壁:三打广府城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解放永年城被俘之敌兵(照片由黄先明提供)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