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独求剑

独孤一剑,飘零一客,红尘一人---

 
 
 

日志

 
 

清初“河朔诗派”领袖申涵光  

2011-11-22 15:49:51|  分类: 家乡名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末清初畿南第一才子申涵光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广府古城远景
        申涵光(1619~1677)直隶永年县(今河北省永年县申庄)人,字孚孟,一字和孟,号凫盟。明末清初文学家,河朔诗派领袖人物。明太仆寺丞申佳胤长子。在其父申佳胤宦中州铨部时,涵光随父任上,后因公事,其父需往来两京间,居无定所,申涵光回到老家永年支撑门户。
        笔者深服申凫盟,认为他乃一代完人,理由有五:文坛泰斗。他的诗文成就连当时的诗坛盟主王士禛、部尚书冀如锡、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熊伯龙、刑部尚书魏象枢等都推崇备至,赞誉“一时之山斗,三代之典型”;理学名儒。我看过其《聪山文集》、《荆园小语》等著作,认为他在理学方面的成就,与清晚期曾国藩可有一比忠孝双全。这也是笔者最佩服他的地方。明朝新亡,申只身到南京,使南明追赠其父申佳胤为太仆寺少卿,谥节愍。然后与抗清义士交往,图谋复明。清廷已定,复国无望,以他的才学及名望,如与清廷合作,得富贵如拾草芥。但他作为明朝遗民,忠臣后人,在清廷为官,必使先人蒙羞,于是乃奉母科弟,绝意功名。明亡时二弟尚幼,算不得大明遗民,后其弟涵昐高中顺治十八年进士,授翰林院检讨, 另一弟涵煜也中举人;扶困济贫。挚友殷岳遭遇牢狱之灾,他重金予以解救。表亲李志清犯事发配边关,他辛勤抚育其三子,众皆称赞。傅山保持民族气节,誓不与清廷合作,贫困潦倒,申涵光出面让其表兄山西布政使王显祚帮傅山解决生活困难;全身而终。申涵光坚持不与清廷合作,死后却被清廷批准入祀府县乡贤祠,他赢得了士宦黎庶的一致称赞!
 下面是从网上找来的申涵光的有关材料,小标题为笔者所拟。
明末清初畿南第一才子申涵光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申涵光文集 
    
明末清初畿南第一才子申涵光 - 独孤求剑 - 孤独求剑
 申氏文化丛书

 少年文名盖世,遭遇国破家亡

        申涵光十三岁曾从父宦游,在其父申佳胤出任南京国子监博士时,把涵光的诗作拿于江南名士罗文止、章大力看,两公看后皆击节叹赏,赞不绝口,时年涵光22岁。其父佳胤恐其因作诗误了科举,严厉制止其再攻诗作。那时涵光常与好友游览名胜,饮酒作诗,所作之诗已有唐人风范。虽有新作不再示人,因此,父亲的制止并未影响涵光的诗作日益精进。其三弟申涵昐曾在《忠裕堂集》中写到:先伯氏,讳涵光。生而天姿颖异,神采内敛,寡言笑,不喜声色。于经、书、子、史无不涉猎。能文章,下笔泊泊数千言立就。年十五,补邑庠生。为举子业。不拘行墨,精神奥博,顿挫浏漓,出入左国史汉之间。以是文名日噪。郡中诸先达,争为延誉。

        崇祯十七年(1644年)甲申之变,二月,申涵光奉老母避乱西山,于广羊山(今沙河广阳山)顶筑茅屋安身。与同来避乱之巨鹿杨思圣,鸡泽殷岳、殷渊兄弟定为患难之交。期间,涵光收到父亲佳胤寄来的家书,书曰:“有行己曰义,顺数曰命,义不可背,命不可违,受国重恩,誓以死报”之语,申涵光捧书泣曰:吾大人志决矣!奈何!吞声饮血,不敢有伤老母心。

        三月,京师破,申佳胤终以身殉国。涵光闻听噩耗,昏死于地,良久方苏。五月,二弟涵煜侍王氏母冒万死逃离京城,狼狈归来,兄弟抱头痛哭,恍如梦里。见父亲尸骨未运回,涵光奋不顾身,遂冲锋蹈刃,北上迎柩,至栾城,阻月余不得进。此时,有一义佣押运佳胤灵柩南来,此佣名徐起凤,金陵(今南京)人,被雇于申家。申佳胤殉国后,童仆尽散,唯徐起凤守护着佳胤灵柩,等待时机好运回永年故里。谁知,京城尚未安定,李自成却败于清兵,眼看京城难保,李自成下令焚烧起宫殿及附近的民居来。有寇来烧佳胤的宅寓,起凤叩头相求曰:我主忠臣,柩在内,望放过此宅!中有一人用刀背拍打起凤,起凤依然不肯离去,众寇感其义,离去。随后,起凤找来三十余金陵同乡,移佳胤灵柩于天宁寺,才得以保全。后申家感其恩,变卖田地、住宅为起凤娶妻成家。从此徐起凤也定居永年。

        七月,北方的大局已定,但南明势力还在,申涵光为父亲以身殉国大节不被埋没,以看望年前刚嫁往南方的妹妹之名,只身前往南京,涵光衰衣麻履,洒泪江干,终被在南京监国的福王朱由崧追赠其父申佳胤为太仆寺少卿,谥节愍,陈子龙为其志传。

  专心奉母科弟数拒清廷征辟

        涵光北归后,奉二母乡居,事亲课弟,足迹不入城市间,长歌代哭,闻者感动。

        满清定鼎后,涵光痛父殉国,绝意功名。将欲从鹿豕游,不复视息人间世。母亲却说:祖母年高,两弟尚幼,这都是你父未了的心事。你怎么可以就此隐居呢?涵光受教,但决意以儒冠老。当时,挚友殷岳出任睢宁县县令不久,涵光力劝其弃官。殷岳接涵光劝归书,慨然叹曰:“我岂以一官易吾友。”遂挂印而去,骑驴返乡。殷岳弃官后,常与涵光、张盖“栖迟林壑,日相酬和”。因此,人送号为君”。

        涵光既屏弃了举子业,遂专攻于诗。初以少陵(杜甫)为宗,而沐浴于高、岑、王、孟诸家。久之,声调气格。直驾三唐而凌汉魏。至此,申涵光的诗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部尚书冀如锡评价申涵光的诗“直接三百篇之遗响,而超然明七子之上”。

        顺治六年(1649年)己丑科榜眼,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熊伯龙曾公开对人言:“今世诗人,吾甘为之下者,凫盟一人而已!明末清初学术泰斗顾炎武自比祖逖,把涵光比作当世的刘琨,

        刑部尚书,康熙间的诗坛盟主王士禛在《渔洋诗话》中写道:“永年申和孟(涵光),节愍公长子,有文章志行,以诗名河朔间。同学多为大官,申独隐居不出。……申凫盟称诗广平,开河朔诗派。其友鸡泽殷岳伯岩、永年张盖覆舆、曲周刘逢源津逮、邯郸赵湛秋水,皆逸民也。”由于王士禛在诗坛的巨大影响,申涵光与河朔诗派之名传播遐迩。

        顺治九年(1652年),清政府为了笼络民心,固其统治,顺治下令抚恤明末死节诸臣。申佳胤并未列入抚恤名单之中,第二年,消息传来,三十五岁的申涵光感到父亲对明王朝的一片忠诚被埋没了,心中十分悲愤,所持父亲临终前夕所写家书,决心徒步千里进京自诉其情,六月正是北方多雨的季节,连日的大雨,使得河水泛滥成灾,沿途水深丈许,冲泥冒险,几欲丧命,但终历尽艰险来至京城。到京后巧遇柏乡魏裔介。魏裔介深为申涵光坚韧不拔的毅力所动,更为他为父洗冤的至孝至诚所动情,两次上疏。第二次专门为申佳胤未获褒恤鸣不平,终于促成其事,清廷赐谥端愍。申全家感激涕零,后魏、申成为莫逆之交。父亲的冤情洗清,申涵光的孝行及才华也传遍了京城。顺治崇尚文治,当时儒风蔚起,许多朝廷官员慕名接待了他,甚至折节与交,更甚者“得其片纸只字,奉为拱壁”。

        顺治十三年(1656年),在刑部尚书魏象枢的提议下,申涵光与鸡泽殷岳一起拜孙奇逢于辉县苏门山下的夏峰村。孙奇逢是明清之际的大学者,万历举人,直隶容城人,与左光斗、周顺昌相尚以气节,明朝灭亡之后,隐居不仕。传说清朝廷曾先后十一次征请他出山做官,他全不为所动。孙奇逢在儒学成就上,与黄宗羲、李颙并称三大儒。他在明末避乱入易州(今河北易县)无公山,晚年移居辉县的苏门山。苏门山曾是晋朝人阮籍、宋朝人邵雍、元朝人姚枢等名人隐居之地。孙奇逢隐居于苏门的夏峰村,自号夏峰先生,埋头于理学。申涵光等以弟子礼拜见,孙大儒对这位河朔才子和明末忠臣之后也十分喜爱,二人通宵彻夜,抵掌而谈,毫无倦容。这次拜会,无疑让申涵光受以深远影响,从文学转向理学,从而撰写了《荆园小语》《荆园进语》。

        顺治十七年(1660年),朝廷诏郡县辟举孝行,地方官举荐申涵光。申涵光力辞不许,乃上书曰:“孝道至大,昔贤所难,矧光庸顽,何足齿数?光于本朝实受再造,德及所生,恩同覆载。今执事谬相推举,虽万死岂非至愿?然君子,料能而行,度德而处,故悔恡去于其身。光性褊才拙动见龃龉。间作诗歌,无关大道。若置世途,将焉用此?先人殉国时,义当从死,觍颜苟活,惭负天地,福不可以虚受,名不可以苟得,反实之名,耻孰甚焉!光虽不屑,岂敢以终南片席为梯荣,钓禄地哉!”。地方官知其意已决,无不感叹。这年其弟涵昐高中进士,授翰林院检讨,充国史馆篡修官。

        顺治十八年(1661年),康熙即位,遇朝廷大典,申涵光也被直隶学政选中,上报为恩科贡生。恩科贡生是科举制度中贡入国子监的生员之一种。明清制定,凡遇庆典,根据府、州、县学的岁贡常额,本年加贡一次做为恩贡,所被选中的生员称为恩科贡生。这一年,申涵光四十三岁,但他却立志不仕,便投牒议部,以病辞廷试,怡然曰:“吾今始卸欲儒冠矣”。

        康熙二年(1663年),时任山西布政使的王显祚乃申涵光的表兄,多次邀请涵光赴晋会面。涵光应邀前往,在太原,他先与傅山会面。后与王显祚相见,遂即辞行,王极为失望,留之再住。涵光曰:“此中有高士傅青主,贫居不蔽风雨,公以身下之,胜于光之留多矣。”由于申涵光的出面,也由于傅山的巨大影响,第二年,王显祚用自己的俸银为傅山买了占地数亩的宅院,一时传为美谈。作为清朝地方重臣的王显祚为以拒不合作著称的傅山购买豪宅,无论是其胆识还是其品格,都让后人敬仰!

        康熙五年(1666年),涵光二弟涵煜中举。至此,了却了申涵光多年的心愿。申涵光湛然色喜曰:“两弟成名,吾复何忧?”

        康熙七年(1668年),朝廷下诏,访用各地隐逸之士,时任吏部尚书、保和殿大学士的魏裔介有意推荐涵光。申涵光上书婉辞之。此时,申涵昐也已请假归里,兄弟一堂聚首,埙箎迭唱。自是唯寄情诗酒。灌溉花木,柴门反锁,庭除阗若无人。暇则散履南园。携斗酒,听黄丽,日瞑扶杖步归,陶然自足也。

        生性豁达宽宏,一向仗义疏财

        申涵光身材修长且高大,酷似其父申佳胤。内在豁达、宽宏,而外表严肃,从不喜形于色。虽从不呵责于人。但人人皆望而肃然。弟子如有过错,也不责怪,只叹息,面露怒色。只要子弟承认错误或改过。怒色即逝。

        申涵光多谋能断,亲朋好友如有疑难之事,常求涵光裁决,涵光剖析问题透彻,筹划运作合理,巨细得当。至于天下治乱,生人祸福,往往能事先预料,莫不在意料之中。

        因少年时才华横溢,人人倾服,整个广平府奉为楷模。然其择友取其大节,从不肯滥交。生平以文章、声气相知者,不过数人。朋友有急难,挺身相救,不避厉害。

        在李自成残兵犯畿南时,殷岳倡议、组织诛杀伪官被俘。申涵光得知后,连夜向郡府请兵援助解救。援兵赶到时,殷岳乘机逃出,李兵反扑追来,涵光随即拿出重金募精甲死士力敌。殷岳才幸免于难。

        李志清乃涵光表亲,因犯事发配边关,临去托孤于涵光。涵光抚养其三子如同骨肉。长大后皆以成家立业。至于焚券助丧,扶困济贫亦为寻常之事。

        涵光又捷于应变,不畏强暴,自申佳胤殉难后,家道中落。里有豪绅虎视眈眈,百计中伤申家,申涵光却总以谈笑应之。每每能看穿其阴谋。引豪绅折其智慧,感其气度,反而有意结交涵光。

       申涵光生性俭朴,虽作为一家之主,但从不过问往来账目,甚至不识衡量器具。虽常常布衣蔬食。粗茶淡饭,亦甘之若饴。

        晚年自悔盛名为累,遂屏绝交游。除每岁礼节上的相互拜谒外,平时很少接见慕名之客。然有相询地方管理之事,则例外,涵光会诚心陈述地方利弊,精心分析治理事宜,如乡兵、水利、括田、税屋等大事,涵光皆了然于胸。总能拿出最佳方案。官方再按涵光的方案实施。百姓虽因此受益,但不知出自涵光之谋略。

        再就是申涵光好成就后学,县内诸名士该如何从师受业,多来请教涵光。涵光总是量其才高下来加以指点。并谆谆告诫要脚踏实地,勿靠投机取巧来获取功名。因受到申涵光的影响,永年一时人才辈出。成科甲者甚众。

        申涵光历来身体健且精力旺盛,唯独脾气小。自幼养成很好的饮食、起居习惯。所以象那种亲朋宴会,涵光以之为苦,亲友相召多半不赴。其实,申涵光也嗜酒。虽然不多饮,但每晚必饮。酒后按节高歌,声琅琅环绕梁间。

        自康熙初年,申涵光已很少作诗,自称古文不是自己所长,又不喜欢落入俗套,因此轻易不在作诗。晚年唯留心于理学,手不释卷。常常品味诸儒之语录,感叹而曰:“吾岂敢标理学名,聊以检束身心耳。”曾做中堂联曰:“真理学从五伦做起,大文章自六经分来”。

        申涵光不喜欢佛教、道教,唯专于儒家理学。但也从未诋毁过释、道。曰“三教判然,吾道行之已难尽,何庸二氏为!然而,潜修默悟,日渐有得,见道之言,勒满户牖”。又曰:“主静不如主敬,敬自静也,求放心只是敬”。又曰:“学不可偏,偏则虚实皆有弊。惟实以立基,虚以启悟。斯为善学耳”。又曰:“破得利字,方能入门。破得骄字,方能深造”。

        申涵光也喜韵律、书画。书法临颜真卿,尤其汉隶,有一定的造诣。兴致所至,也做水墨山水。所作之画均落落雅致。就连当时的书画大家得到涵光的画,也倍感珍惜。申涵光作画,只是自娱自乐,从不于人收藏。

        志节高尚洒脱,朝野竞相交往

        申涵光是一位矢志忠于故国,一生布衣的文人。然其天性澹泊,交游谨慎。与之往还密切之人主有抗清志士、遗民文人,以及部分有文人气质、为官有操守的官僚。

        在抗清志士中,和申涵光有密切交往的有陈子龙、夏允彝、夏完淳等。

        在遗民文人中,与申涵光交往最密切的有顾炎武、傅山等人。

        顾炎武(1613-1682),字宁人,江苏昆山人。为清初学术泰斗,开有清一代学风,与黄宗羲、王夫之并称清初三遗老。顾炎武在清军进攻江南时曾组织家乡民众进行抵抗。抗清斗争失败后,从顺治十四(1657)年始,长期流寓北方,广交遗民,互通声气。

         傅山(1607-1684),字青主,山西太原阳曲人,明末清初思想家、学者、书画家、医学家。满清入居北京后,长期从事秘密抗清斗争。清政权统治稳固后,为了笼络人心,康熙特开博学宏词科,招纳威望素著的知识分子应试。地方官员特推荐之,他以病、老为由拒不应考,康熙仍然授其中书舍人,他拒而不受。由于他坚决不与清政府合作,只好靠行医糊口。

        在申涵光交往的官僚中,最有代表性的有魏裔介、魏象枢、杨思圣、熊伯龙。他们都是清朝的高级官僚,有文才,有著作,有政绩,二魏、王士祯都官至尚书,杨、熊也官至布政使、侍郎。二魏都以为官刚正并称“二魏”,其中魏裔介、杨思圣都在出仕前就和申涵光有密切交往,是申涵光在崇祯十五年(1642年)发起成立的观社成员。

        魏裔介(1616——1686),字石生,号贞庵,一号昆林,直隶柏乡人。著有诗集《屿舫集》,文集《兼济堂集》。他在《聪山集》序言里写道:“曩居里閈,同人中所游从最密者,无如申子凫盟。……(申涵光)落落之性,颇与予合。及把袂联吟,则喜笑淋漓,至晨夕而不倦。”魏顺治三年(1646)中进士,初选庶吉士,次年授给事中。康熙十一年(1672年)任吏部尚书、保和殿大学士。

        魏象枢(1617-1687),字环溪、环极,号庸斋,山西蔚州(今河北蔚县)人。明崇祯举人,清顺治进士,官至刑部尚书,以崇尚理学著称。

        杨思圣(1617——1661),字犹龙,顺德府巨鹿县人。天资过人,少有神童之誉。明崇祯二年,二十岁应童子试,名列第一。崇祯十五年中乡试,入太学。时天下大乱,他与申涵光、殷岳殷渊兄弟相约隐居沙河广羊山,以谈诗论文为乐。清顺治三年出山考中进士。后历任翰林院编修、山西按察使、河南右布政使、四川左布政使等。为官清正,政绩卓异,与魏象枢并称“杨魏”。

        王士禛(1634—1711),字贻上,号阮亭,又号渔洋山人,山东新城人。顺治十五年进士,授扬州推官,改侍读学士、礼部主事,官至刑部尚书。他是康熙朝公认的诗坛盟主,史称“主持风雅近五十年”。

        康熙十六年(1677年)夏,其表兄王显祚及业师赵毅先后病逝,申涵光均前往主持治丧事宜。两桩丧事主持下来,涵光已身心俱惫。涵煜看到涵光消瘦至甚,颇为担心,所幸观涵光意兴如常,想必修养一段既可恢复。遂未放心上。六月初五其尚与友人欢饮畅谈。初更乃寝。翌日早起,阅览《姚江文集》。接见宾客,讲自己修身养性之心得。娓娓而谈。早餐后,前往两弟及子婿宅。闻客人来访,涵光回迎。刚刚走至客厅门槛,不想扑地而卒。遂即,天空乌云密布,雷雨交加。想必老天也为“孝友传于燕赵,德行著于滏聪”的一代完人申涵光的离去而恸哭!

        申涵光生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十一月三十日丑时,卒于康熙十六年(1677年)六月初六辰时。享年五十九岁,配卢氏(卢大中侄卢惬胤之女),膝下二子,长子申頩,聘山西道监察御史,前翰林院庶吉士宁尔讲之女。次子申頵,当时未聘。有二女,长女嫁松江府推官李澄之子贡监生李奇瑗。次女许配岁贡生刘元昆之子李徵阳。

       入祀府县乡贤,众赞一代完人

        申涵光入清后坚持不与清廷合作,死后却被清廷批准入祀府县乡贤祠,以终身布衣之身份,却于明末清初的文坛上产生广泛而深刻的影响,这与其时代及自身的修为密不可分。

        首先,清廷的政治局面稳定下来以后,最急需的是消弭满汉民族矛盾。而顾炎武、傅山、申涵光一流著名文人是汉族知识分子的领军人物。当朝高官至普通民众都对他们评价极高。以致清朝上下一致认为,笼络这样的大家、名家,并能为其所用,可以产生巨大的连锁反应。可以影响一大批中小文人。即使他们不为所动,也可以表现清政府礼贤下士的“诚意”。

        其次申涵光为数不多的作品所产生巨大而深刻的影响,无论是诗歌、散文还是他的清言,都具有极高的文学造诣,其诗作既有屈原、杜甫的慷慨激昂、忧国忧民之风;又有陶渊明、王维、孟浩然潇洒散淡、闲情雅趣之韵,刚柔相济,冶于一炉,在清初诗坛独树一帜。其清言则将高深的哲理蕴含与通俗易懂的文字,大至国家、民族,小至家庭生活、待人接物,既给人深刻启示,又赋予文学的享受,可谓到达了如火纯清之境界,被誉为“有益世道人心”之作。

         申涵光一生忠诚故国,孝敬老人,笃于友情,帮助邻里,热心公益事业,而为南国、北方,官方、民间一致推崇,赞颂他“孝友传于燕赵,德行著于滏聪”,被誉为“理学名儒”、“一代完人”,“一时之山斗,三代之典型”。“河朔诗派领袖”之美誉。

         申涵光之一生让人叹为观止,为永年大地之骄傲!!! 

春雪歌(申涵光)   

北风昨夜吹林莽,雪片朝飞大如掌。   

南园老梅冻不开,饥乌啄落苍苔上。   

破屋寒多午未餐,拥衾对雪空长叹。   

去岁雨频禾烂死,冰消委巷生波澜。   

吴楚井干江底坼,北方翻作蛟龙宅。   

豪客椎牛昼杀人,弯弓笑入长安陌。   

长安画阁压氍毹,猎罢高悬金仆姑。   

歌声入夜华灯暖,不信人间有饿夫。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